單程路

也許、未必、可能...猜情之間,誰亦會在那一程路上來回不定。















  我想,在這段旅途上,我們都已經失去了一些東西。

  在那回家的車程上,沿途青馬大橋與溫柔的陽光都總能令我不自覺地微微笑了又笑,然後又忍不住的想起你,幻想跟你坐這一程路色明媚。

  明白的是對你的感覺都因為時間而產生距離,距離道出了能令人的悸動的感覺不再,代而取之的也許就只那份將愛情長埋心底的的痛。翻開心底,痛總仍會存在,只是它仿佛成了一顆種子,嘗試將它種在心底裡,花開花落。走過多少時間,你仍是我心裡頭唯一的一朵無明的花,曾經處身冷得令人害怕的夜,這朵無明花散發著一丁點令人心安的味道。

  寄望當我不再害怕夜深人靜時,我已早下了車,改搭另一程有更美好風光的夜快車。

  白天的聲音往往都是很吵雜的,學生們的吆喝聲、餐廳裡的嘻笑聲、樹上的蟲叫聲、大街上的車聲、浴室的水聲,我的注意力總算是在這些那些之間開始慢慢地被支解,對無明花所帶來的印象,也得以慢慢的淡化...

  深厚的感情,不用說不用做就可以感覺的到嗎?某作家曾說:愛一個人就要搞清楚是因為愛他,才需要他;而不是需要他,才愛他。

  『我愛你,所以我需要你。』我的心在想著你曾經說過的這一句麼?算了吧,別再耍我好嗎?應該不會記得你說過的總總,可是...為什麼心總是要令我記得起?是因為那一朵無明花的微香令我回想起有過你的日子麼?

  『到屋頂一起爬到水塔上,然後被滿天的星空圍繞著。』

  『躺在床上笑鬧著到天亮。』

  『牽手,試著將掌心握熱;微笑著,然後溫暖心頭。』

  『找一個工作的日子坐車去兜風,完成兩個人的秘密旅程。』

  『在黑漆漆的電影院看電影,到海邊沙灘上烤肉。』

  『來店裡一邊幫忙又一邊吃水餃。然後一同抱怨生活和體驗生命。』

  『還能再一起相信小矮人與小王子的存在。』

  『偶爾我倆還會跑去pub聽動感音樂、喝酒和愛可愛男生的背影。』

  失控了,在一程車的時間不小心的我令那思想過了火。回憶,如今就只是一杯苦澀的咖啡,沉重的在我心中絞動。當初以為了解,所以等待你的回心轉意,可是如今我是否要明白你只是來去不定的風,而我就是等待風起的雁?

  你的模樣在這一刻竟越來越清晰,我明白在真實空間再也無法留住你,就只好用一生來思想你這個人。對你是否就真的要算了嗎?想到這裡我也忍不住輕輕地嘆息。

  你曾說過我總喜歡獨飲寂寞,所以今天的我就只好翻開日記走向昨天。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