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

要求擁抱卻只有空等,希望快樂卻換來傷感,渴望不變卻永在改變,等待全部今只剩一半。如今花開花落,還有什麼是可以讓人來留戀?




  說到底,是得到愛的,又或是失去愛的,哪個誰才真的感到幸福...

  三個人的晚餐,主角看著兩個也愛的人談判,氣氛竟然由尷尬與不知所措中開始...一個他看著另一個他,由理直氣壯、手舞足蹈、志得意滿,到輕聲細語、時而發呆、時而哽咽,主角仿佛發現了他眼眶中的淚水...

  愛人又怎能讓?更不用說要去分一半吧!他怎能如此的天真?現在又不是兩個人去分享一件心愛的玩具。他的淚水也許哭出了他對愛情的天真,可卻又怎可以抵銷另一個他不知多少個失眠的夜所看穿的寂寞?

  無言的一剎,主角拿不定主意,然而失眠的人卻暗下決定,他站起來轉過了身就走。主角詫異的看著他的行動。轉身的一刻,他輕輕的握住勝利者的手,也把手中的戒指交付給他。於這一刻,心內所有的重負與長久以來的惶恐全也煙消雲散,男人可苦相互為難?需說愛人不可分一半,卻沒說不可把愛情出讓。沒有了他,用不著再因為等待歸門而失眠的生活以後,不是可以更豐碩快活地過這餘生?這一切,勝利者從不來會知道,亦相信他未嘗過這種算是得一半的愛情體驗。

  可笑的,是一個男人的離開,與另一個男人介入,對主角的生活來說,根本是壓根兒的沒有任何改變。主角依舊的風花說月,依舊的深夜門不歸,依舊的不眠不休去過那著夜夜新鮮的玩樂日子。

  可是那一個新的戀人呢?他每天不過是待在家裡等著他的回來,每一個夜晚守候大門開啟的聲音,兩人間的飯局期等待他不再拿著電話邊說邊笑的一刻,內心深處期盼不再得受冷落的寂寞。對著一個愛人,愛情的知覺如今空只餘一半。

  他的生命仿佛重演了前一個男人的故事。

  主角了解他的心情,於某一個夜晚向他細言,說:『我把你藏在暗處,因為這是我倆的天地。』他無聲點頭,就留了下來。『我把你藏在暗處,這會令我感到幸福。』他無聲不語,反正避也避不了,求也求不得,結果還是留了下來。

  時間又走了一段,他的感覺似是很幸福,卻更像晚間無雲的天空一樣空洞。受不了的男人,找了他談判,『我可否留你在我的心底?』主角卻回答『對不起,那裡有些陰影。』轉過身,就走遠了。『我可否留你在我的天地?』『對不起,那裡有些冰冷。』轉過身,就走遠了。到底是他不懂他,還是他倆的關係就真的只餘下一半?

  從不留人的時間走了又走,他與他與另一個他,又回到三個人的飯局,依舊是另一個男人介入的劇情。心灰意冷的愛人看著另一個男人,由理直氣壯、手舞足蹈、志得意滿,到輕聲細語、時而發呆、時而哽咽...一切一切根本就是當日另一個男人看著自己的表情一樣。只是他卻沒有把手中的戒指交付給他,就只輕輕的把手中的戒指脫下,放在主角的面前,說:『要不要交給他,就是你的自由。反正我也不再期望你可再給我些什麼。愛你,也不過是我一時的寂寞。而你給我的愛,也不過只是滿足我心靈上的一半而已。』內心空明非常的他,一點也不激動的,完了一幕劇情,就走遠了。

  要求擁抱卻只有空等,希望快樂卻換來傷感,渴望不變卻永在改變,等待全部今只剩一半。如今花開花落,還有什麼是可以讓人來留戀?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