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

我想,我的情緒早已因為你的不愛變得嫉妒,而我的生命亦已經在嫉妒中枯萎。




  剛好,這一刻我還是愛你的。

  這一刻,地球不再懂得轉動、夕陽為我而留下,黑夜亦不再來臨,天地一刻之間完全靜止。我的心、我的思想、我的眼淚...一切都隨著我的對你的愛而靜止下來。可惜這一切,全數也只在我的腦海中出現。真實世界當中,萬物依舊、就獨留下我在退化而已。

  “我愛你”古版卻又重要的一句說話此刻在我靜止的腦海中留下來。

  可你呢?此時此刻已早與另一個他相擁在海邊的長椅上,夕陽溫柔的照亮了你與他的身軀,羡慕的目光在我的淚痕當中被反映出來。這一切曾經屬於我擁有的風景,如今卻連半個位置都給予不了我,眼下的我可以算是什麼?失敗者?失戀者?只知道的是這個溫馨的世界如今已經不再為我而留下來。

  我的愛如今空餘下了滿心的妒忌,妒忌著這一個奪去了我該得到愛情的人。看著他輕輕地依在你肩上,與你沉淪在幸福中歡愉。眼前所見的都似是一幅美極的油畫,深深的鑲在我心靈的妒忌之處。

  你倆對望著金黃的大海,良久,轉過身,滿面笑容地互望一刻他對你說:“你會否愛我到永久?”早已習慣了這個姿勢的你,輕輕的抱了他一下說:“會。”。

  逃避,容不下第三者的場景,我只能抽身離開。

  呆坐在天台的矮墻上的,二十多層樓的高度,令自己想像成頂天立地的巨人。然而巨人總是脆弱的,脆弱的情感令身體變成一個滿身裂痕的花瓶,輕指一碰,就得將一切來一個終結。

  街上繁華的都市的風光、擠擁不斷的人流、高速走過的公車,凡人的一切都沒有因為我而停下來,也許每一個人也有他自己的私事,因而各自的走開、聚合、再走開。你我認識在彼此最寂寞失落的時候,因此相互依戀也不過是我對你的感情誤解,可是我還在恨,恨那一個與你相戀的新愛人。

  我想,我的生命已經在嫉妒中枯萎。

  “我愛你”曾經出現過的片段又在我的腦海中出現,我回憶、迷思、狂戀在你的昨夜溫柔當中。而街頭依舊洶湧,天台的風依舊狂吹。身感微涼,可是最可怕的寒風卻從我的心底裡透出來,囂張的風在破壞著這個滿身裂痕的花瓶。

  勇氣消失,我的心不安地抖顫,感覺就似是初次抱你時不住抖顫的雙手。開始時我以為那只是身體的因寒風而產生的抖顫,然而心靈裡的虛空有如猛獸般吞噬我身所有。欠缺了勇氣的我,就連活著的意義也找不到,也許你曾經叫我好好的過自己的生活,可是對不起,我真的再也不可能在這一份痛苦的嫉妒感中生活下去。

  挪動了一下身子,細沙與灰塵就從從墻角墜下,霎時間一切消散在視界之外。天上的星塵離我愈來愈遠,最後的一個影像失去以後,也許我都不再屬於這個城市,可笑的生命就只為去換取你丁點惻隱。

  可是,在那思海的盡頭,我還是愛你的...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