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愛的風光

眼前的風光也許不很完美,只是在兩個人的生活當中,又有那一對真的能體會完美?




  那天,他劃著一根火柴,那點點光亮點紅了你的臉。你忽地懂了他還沒說的話。夜很深而雨仍無休止地下,你和他默默地站在街邊的屋檐下,目睹街上最後一家酒吧打烊。周圍一片漆黑,只有他手上的煙頭忽明忽滅。微暖帶涼的初秋讓你冷的蹲下了身用手抱著膝蓋。屋檐很窄,雨滴不時落到你的頭上,低下頭,水滴就穿過你的額髮,再從你臉上滑落。他伸過一只手,把你拉到他的面前,替你整理被雨水緊貼在額頭的髮稍。你笑了笑,看見他的袖子濕了很大的一片。

  也許他奮力將你的臉容擰出水滴,可你的心卻早已醞釀著一場暴風戾雨。緊擁著他的你似是害怕眼前物事煙散無痕,而他想的步伐卻早已跟你不同。

  清晨,被陽光吵醒的你,方發現身旁他已經走遠。餘下床單上似是殘留他的氣味,固執的你將頭埋進枕頭裡,留戀那丁點的味道,而心想永遠離開這個殘存夢魘,那個仍然相擁的舊夢。你明白不管如何捨不得,一夕之愛就得去分開。此時他的缺席,正好符合你沒有勇氣說再見的心理。深呼吸一口氣,穿上衣服、整理心情,就似是卸下了一直壓在你肩上的包袱,將這段回憶都留在這個陌生的包房,就得面對新一天的日程。

  以前的你總以為自己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幸福,現在想通了,幸福並非他人所能施捨,而這一點,也是他曾經告訴你的。所以,你毫不猶豫地跳上火車,任它將你帶往未知的旅程。

  眼前的風光也許不很完美,只是在兩個人的生活當中,又有那一對真的能體會完美?

  今天的你對我說,你幾天前收到了他發來的電子郵件,信裡暗示他對你的想念與不捨。說的時候你似是帶著笑意,難為他還記得你這個多年前的一夕愛。你仍想著他嗎?你仍掛念他過得好不好嗎?你沒有回答。你要怎麼回這封信?你的眼睛都在我的心鏡上飄移它方,平靜得像一泓湖水的你都沒有回答我的追問。結果,你仍是不明白他的存在於你的心,也不過是杯散發著誘人香味的毒酒。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