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後的,淚痕

往後的日子,我們都各自走過年歲的巷弄,並且各自喊話,在似曾相識風景裡梭尋愛與寂寞,獵取彼此散落的零件行李。在眾聲喧嘩的十字路口,各自靜默的投入所有記憶的代幣,來換取或許是對方的謠言。





  記起曾經的那天,我嘗試著自己去走那整天的日程,也嘗試著辛苦的去面對過去的每個片段。昏黃的早晨,手邊那杯放涼了的咖啡不帶一絲甜,我最終也重回到那個擁有我倆舊有回憶的天地,把一切不再被擁有前的一刻,最後一次去嘗那帶酸的味道。

  舊居不變的仍是那舊有的裝飾,而灰塵卻早以輕輕的為它們一一上了個淡灰色的妝。無意的翻開書架上的讀本,聆聽著那年夏天之間的故事,體會當中的你每一個動作、眼神、與擁抱。

  早已經記不起,記不起你那迷人的身段是如何了;也早已經受不起,受不起那種比單身更傷感的寂寞戀愛。溜走了的感情讓我明白,愛亦不過是當時自以為寂寞而種植出來的野草而已。每當我迷戀在往昔的回憶,就似是看到迷霧中的你,用那似是認真嘴臉去看著有如傻孩子般的我,侃侃而談論你的人生、你的故事、與你的願景,而當時仍是年少的我亦就真的如此的認定了你就是我的唯一,而在當時的我也確信你最愛的人就是我。

  可笑只是,我從來也沒有過問你我的將來,亦不了解你愛的到底是誰,更不可能去問你到底要於同志圈內找多少的愛人才可能填平你的慾望。一切傷盡我心的記憶,仿佛就在我愛上你的一刻開始。

  而更可笑的是,當時的我竟然會以為沒有了你就等於沒有了一切。那個時間我都總有一個很天真的想法,那就是帶有色彩的生命都是因你而擁有,沒有了色彩的生命,我就情願不要了。兩個人都相互不了解,我就不過似是瘋子般迷戀著根本不知道是否愛我的你。

  有天,你說我太認真了,也說我感情放的太多了,更問我是不是有問題。你要我如何回應你的冷漠?你說也許沒錯,可我就是不相信這只是我一個人的問題,難道說感情可以不認真的麼?假如這是真的,我想我辦不到了。我不可能對著所為愛的人就真的只為了情慾去玩弄他的感情。

  就這樣,你就如此與另一個“不認真的人”的離我而去,我根本不可能停止你的腳步。我就只如此無奈安坐於自己的位置,靜候你離開的腳步聲過去後,哭。

  往後的日子,我們都各自走過年歲的巷弄,並且各自喊話,在似曾相識風景裡梭尋愛與寂寞,獵取彼此散落的零件行李。在眾聲喧嘩的十字路口,各自靜默的投入所有記憶的代幣,來換取或許是對方的謠言。

  哭,想不到這些早已印子淡的記憶都能讓我痛得要死,也許是此情此境令我再一次細味走過的味道。原以為對昔日感情早已斷了線的我,到今天亦不過是如此的無助。就如那空中的浮塵一般,永遠也不會知道下一處要去的地方是那裡,就只掙扎於半空之中過著那一個沒有結果的宿命。

  肚子餓了,不要再牽掛了,就讓一個午餐轉換一下心情吧。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