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些時候我都自問自己,每天的工作、每天的過到底是為了什麼而過,早上七時起床到晚上一、二時才睡,總是覺得如何去睡都睡不夠似的。有時候跟朋友飯局時提起有關工作的問題,那個時候朋友就很簡單的就解答了我有關於為什麼而工作:錢。














總是要很傷感的去承認,在這個都會城市,沒有錢就似是沒有了生活的條件,然而那麼忙碌的去工作,每天換來不過是幾個小時的私人時間去過活,這就是我應該得到的回報嗎?不明、不懂,也許此刻亦無謂去想這個問題了,反正,日子,總是要過。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