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不相見

孤單,這份感覺仍舊殘存在我的心底,而我也不過一直帶著這份無法言喻的傷感去過那不太如願的日子。或者可以這麼說,如果我真的願意去發掘這個故事所帶給我的暗示,也許我就會明白,兩個人所謂的幸福,原不過是建立在兩人的痛苦之上而已。





  孤單,其實早已經存在。只可惜,自己並不發覺。又或說,我本人,並不願意去發掘、面對這故事的暗示。

  也許是因為家中的裝飾過於單調、也許根本再無心去裝飾些什麼,原來的兩隻玻璃杯子,如今破了一隻亦就連自己亦沒有發現;角落處的那對拖鞋亦已經佈滿了一層白白的灰塵;放在床邊的枕頭即使沒有套上枕頭套也不見得是一個問題。反正所有原本打算兩人分享的這些那些,終究不過是為了我一個來享用。泡一壺濃茶,又或是沖一杯即溶的黑咖啡,其實最終的感覺都仍是一樣,只有苦澀,且失去令人清醒的作用。

  每一個日子,不管過的是幸或是苦,我都不過在呆呆等待著他,一個相愛多年的你。

  說明白一點,這一個家,亦不過是由我自己東一點、西一點的慢慢組給起來而已,由滿心歡喜的等待你來,到如今只得我暗自守候。我老是在問自己,你給我的,到底是愛,還不過是我遺失已久的親情?

  說是親情,也許會令人感到混淆。是的,對於我倆的關係,我總愛甜甜在你的跟前說:「你給予我的,就似是我渴望的親情,沒有要求我什麼,也沒有想得到些什麼,就這麼簡簡單單的,給予我關切的關懷。」。這些年來,你就這麼無言、無悔、也沒有要求過我些什麼的回報。

  本應,我該是會快樂,也想不出傷感的因由。

  然而都市人總總的繁瑣事,有意、無意之間,慢慢的分隔開步伐不協調的你與我。沒有了工作,也就代表同時失去都會生活中最重要的原料:錢。很不想寫得如此明白,只可惜我們在生活中的總總,都離不開金錢這個問題,就連高官亦曾說人生除了死,就是交稅。事問在這個萬千的都會中,誰不是為了它而疲於奔命?而不管是你,又或是我,都不得不因為生活,而被那沉悶的工作害得沒有時間去享受真正的人生應該要有的生活。得到了物質而失去了兩人相愛的時間,我,該去要恨誰?

  是都市的巨輪無情運轉?是靜如死水的關係慢慢的分隔開我們兩個人?我已經搞不清楚。

  說真的這麼長的日子我們都沒有好好的一起生活過。記憶中我們有幾個月算是住在一起,那時候我的生活算是步入了低潮,你在那時的確是對我呵護有家,然而我亦明白,你有也有你的煩惱,比如說家人無形壓力、又或是過於讓人疲累的工作,凡事總總都讓你面對於感情的態度,都被變得時而不盡情、時而變的冷靜,一個人生活對你來說似是比起兩個人相處更能滿你的心靈需要。也許,我亦不明白所謂的兩個人生活,到底要有什麼先決條件、後天配合才可達至所謂的完美關係。

  所謂完美,其實,沒有完美。

  小時候的我對愛情觀念總是很自我,近乎於自私。盲目的以為誰個帶來的感情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更是天真的以為事事都會按著自己的心來發展。當然,這個想法很快就被現實所拉倒。然而人嗎,偶爾都會為自己而想、偶爾也希望可以自私一點、偶爾也會想在兩個人生活當中可以享受一下一個人逃脫的快感。我想你比我更能明白這個點子。

  然後,孤獨的感覺,又要跑出來打亂了我的日子。

  小了見面的你我,除了在電話中的幾句問候、與那電腦訊息視窗中的溫馨提示,就似乎已再沒有什麼真的能連繫著我們兩個人。從前的的人也許活得苦,卻仍然擁有家庭的生活、兩個人的幸福;然而我們的今天已算是有不得了的生活質素,然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因為日子過份的煩重而將兩個人理應得到的幸福被無情抽離。也許,愛我的你此刻對我仍舊在心中帶著對我萬份的關懷,然而我必須接受相愛卻不相見的痛。又或說,聚小離多的日子,更能保存我倆的思念。

  然而孤單的感覺,卻仍舊殘存在我的心底裡,讓人一直帶著這份無法言喻的傷感去過那不太如願的日子。或者可以這麼說,如果我真的願意去發掘這個故事所帶給我的暗示,也許我就會明白,兩個人所謂的幸福,原不過是建立在兩人的痛苦之上而已。

  一個人的寂寞,也許比兩個人的痛苦來的更上算。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