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

要求擁抱卻只有空等,希望快樂卻換來傷感,渴望不變卻永在改變,等待全部今只剩一半。如今花開花落,還有什麼是可以讓人來留戀?




  說到底,是得到愛的,又或是失去愛的,哪個誰才真的感到幸福...

  三個人的晚餐,主角看著兩個也愛的人談判,氣氛竟然由尷尬與不知所措中開始...一個他看著另一個他,由理直氣壯、手舞足蹈、志得意滿,到輕聲細語、時而發呆、時而哽咽,主角仿佛發現了他眼眶中的淚水...

  愛人又怎能讓?更不用說要去分一半吧!他怎能如此的天真?現在又不是兩個人去分享一件心愛的玩具。他的淚水也許哭出了他對愛情的天真,可卻又怎可以抵銷另一個他不知多少個失眠的夜所看穿的寂寞?

  無言的一剎,主角拿不定主意,然而失眠的人卻暗下決定,他站起來轉過了身就走。主角詫異的看著他的行動。轉身的一刻,他輕輕的握住勝利者的手,也把手中的戒指交付給他。於這一刻,心內所有的重負與長久以來的惶恐全也煙消雲散,男人可苦相互為難?需說愛人不可分一半,卻沒說不可把愛情出讓。沒有了他,用不著再因為等待歸門而失眠的生活以後,不是可以更豐碩快活地過這餘生?這一切,勝利者從不來會知道,亦相信他未嘗過這種算是得一半的愛情體驗。

  可笑的,是一個男人的離開,與另一個男人介入,對主角的生活來說,根本是壓根兒的沒有任何改變。主角依舊的風花說月,依舊的深夜門不歸,依舊的不眠不休去過那著夜夜新鮮的玩樂日子。

  可是那一個新的戀人呢?他每天不過是待在家裡等著他的回來,每一個夜晚守候大門開啟的聲音,兩人間的飯局期等待他不再拿著電話邊說邊笑的一刻,內心深處期盼不再得受冷落的寂寞。對著一個愛人,愛情的知覺如今空只餘一半。

  他的生命仿佛重演了前一個男人的故事。

  主角了解他的心情,於某一個夜晚向他細言,說:『我把你藏在暗處,因為這是我倆的天地。』他無聲點頭,就留了下來。『我把你藏在暗處,這會令我感到幸福。』他無聲不語,反正避也避不了,求也求不得,結果還是留了下來。

  時間又走了一段,他的感覺似是很幸福,卻更像晚間無雲的天空一樣空洞。受不了的男人,找了他談判,『我可否留你在我的心底?』主角卻回答『對不起,那裡有些陰影。』轉過身,就走遠了。『我可否留你在我的天地?』『對不起,那裡有些冰冷。』轉過身,就走遠了。到底是他不懂他,還是他倆的關係就真的只餘下一半?

  從不留人的時間走了又走,他與他與另一個他,又回到三個人的飯局,依舊是另一個男人介入的劇情。心灰意冷的愛人看著另一個男人,由理直氣壯、手舞足蹈、志得意滿,到輕聲細語、時而發呆、時而哽咽...一切一切根本就是當日另一個男人看著自己的表情一樣。只是他卻沒有把手中的戒指交付給他,就只輕輕的把手中的戒指脫下,放在主角的面前,說:『要不要交給他,就是你的自由。反正我也不再期望你可再給我些什麼。愛你,也不過是我一時的寂寞。而你給我的愛,也不過只是滿足我心靈上的一半而已。』內心空明非常的他,一點也不激動的,完了一幕劇情,就走遠了。

  要求擁抱卻只有空等,希望快樂卻換來傷感,渴望不變卻永在改變,等待全部今只剩一半。如今花開花落,還有什麼是可以讓人來留戀?

阿華.阿華網頁

由“斷背山”看世界大氣候

奧斯卡終於首次讓同性戀電影“出櫃”,然而立刻又把它打回冰冷的衣櫃內。




  奧斯卡終於首次讓同性戀電影“出櫃”,然而立刻又把它打回冰冷的衣櫃內。《斷背山》,被大力吹捧,眾望所歸的同性戀牛仔二人故事,雖然讓李安拿下最佳導演,卻出人意料被《Crash》搶去最佳影片。而菲臘西摩荷夫曼在《冷血字傳》飾演同性戀小說家獲得最佳男主角。

  今年奧斯卡受到華人社會高度關注,只因為李安執導《斷背山》一片,他的得獎猶如華人科學家拿到諾貝爾一樣。但不同於科學的尖端成果只貢獻於西方,李安的電影創作外溢四方,勢必對各地的同性戀文化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然而在得獎背後,我們亦看到不同國家不同種族的人是如何對待這套被美國MTV頻道旗下同性戀主題網站LOGOonline.com投票調查中選為「30年來最佳同性戀電影」的《斷背山》。

  《斷背山》得不到最大的一個獎--最佳電影,惹來種種猜測,開挖洛杉磯深處的污穢種族紛爭,比起兩個已婚男子之間令人心碎的愛情故事,更能令奧斯卡的投票者感到舒適。亦有人認為主因是李安只是一名華籍導演。

  儘管李安來自台灣,但在中國官方媒體上受到高度讚揚。中國日報7日於頭版報道說,「李安是全世界中國人的驕傲,也是華人電影界之光。」,將他視為「民族英雄」。然而所有的國內媒體的稱呼李安時只說明將他是華裔美國人,刻意略過李安生於台灣的背景。而對《斷背山》的同性戀題材更是低調處理,例如電視台報導李安得獎時,刪除了他上台致詞時最後那句感謝台灣、香港與中國觀眾的話,另外李安對片中兩個扮演牛仔演員的答謝詞也被一刀切掉。

  儘管官方媒體對李安語多鼓勵,不過他們並不打算讓該片於於國內公演,中國觀眾只能從盜版光碟中欣賞該影片。中國政府拒絕將該影片列入准許在中國電影院放映的外國影片之列,但是還沒有到直接禁止播放的地步。直到2001年之前,同性戀在中國一直被當作一種心理病態。而香港媒體亦認為中國不可能產生出李安這樣的導演。

  對於電影所產生的傳媒效應,莫過於「斷背男友」一詞已成為全港各大小文字媒體去介紹某某的同性戀情人時的稱號。

  據CNN報導,這個根據《紐約客》上一個短篇小說改編的電影劇本已經寫出來七年了,在荷裏活的所有大電影廠都沒人願接,美國的導演們都擔心題材會觸怒中產階級為代表的主流社會。但李安因為在無神論社會出身,對基督社會的道德准則沒有清晰的感覺,所以很「勇敢」地拍了。

  名牌香煙「萬寶路」那個深入人心的廣告,就塑造了一個瀟灑的硬漢,頭戴牛仔帽,手揮馴服野馬的韁繩,豪氣十足的西部牛仔形象。而這次李安把他們拍成是陰性十足、苟苟且且、背著妻子兒女,暗中偷情的雙性戀者。典型地顛倒傳統審美價值觀。部份美國影評批評這部電影是「強奸萬寶路的男人形象」,保守基督教團體亦集合了逾六萬一千個簽名抗議這部電影獲得今屆奧斯卡多個提名,會讓人覺得是「企圖把同性戀意向納入主流」。因此這部電影在美國牽扯到的,不僅僅是應該怎樣看待同性戀的問題,而且關系到社會政治以至人類基本道德准則的問題。上次總統大選時,美國絕大多數州的民眾都投票反對同性戀結婚,而同性戀結婚問題正是美國長期進行的左右派文化戰爭的一個插曲。

  1990年的一項研究發現結過婚的美國男人,百分之三點九曾在過去五年內和其他男人有過性行為;百分之二到百分之四結過婚的美國婦女其實是嫁給雙性戀的丈夫。似比例計,全美國現時就有高達170萬到340萬的夫婦家庭,過著電影《斷背山》式的雙性戀婚姻生活。

  《斷背山》雖是一部同性戀電影,但電影可供爭議的地方並不多,貫穿其中的諸多情節顯示出一種樸素的主流價值觀:兩位主角雖然有不為人知的愛情,但他們都結婚生子,在平庸的日子打磨瑣碎的困惑--為人父母的角色,成人的失意,背叛,以及無法排遣的孤單。他們遇到的問題並不因為同性戀身份而特殊,而是像普通人一樣,最終在命運的悲劇面前痛哭流涕。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