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已成港同志新俚語

香港華文報紙的標題中,現在經常用“斷背”來形容同性戀關係。
東方日報最近報導華南有一個同性戀最喜歡聚集遊蕩的地方,該報給這個地方冠上了“斷背公廁”的名稱。
明報最近也報導港星古巨基在一個演唱會上,和另一個男星手牽手,該報形容他們好像一對“斷背”。
在香港,“斷背”已經成為形容同性戀的新字詞。

阿華.阿華網頁

灰色

沒有人生來就會以灰色的心態去處世,是時間和經驗無情的將人磨煉出灰色心態。可恨的是今天的我只可以灰色心境去過活。




  曾聽過某些朋友細說生活,他說當一個人的年紀愈大就愈能懂得灰色的價值。灰色當然不是指衣著等外在的顏色選擇,而是指個人的思維辦法之類的為人處世基調。

  黑色的情緒

  十多年前,剛開始創作路程與步入社會時的我蠻愛用黑色來表達心裡感受。也許那時候的我比較偏執叛逆且多愁善感。一棵冷冬裏荒涼的禿樹,就會令我為之而感懷神傷,想到生命的消逝與滅亡的氣息;又或是偶爾遇上一截此路不通的幽徑,亦能令我感到人生到處都可能遭逢屏障;然而最可笑的莫過於聆聽一些貌似有智慧的人說話,每當我述說了一個想法,他就附之以拼命點頭,接過了我的想法表示理解並加以發揮,還按捺不住地嘗試深入闡發我的思路,只可惜,他理解的和表達的與我的意圖完全是兩碼子事情,令我覺得荒唐無比,聽起來就索然無味。

  黑,是一種冷、一種排斥、一種絕對;黑,甚至是否定、拒絕、與抗議;黑,體現的是一種不同流、不睦群、不妥協以及憤世嫉俗的反骨和叛逆;黑,是懷疑論者的眼神、凡事也反駁「我不相信」、是從沒有退卻的腳步、也是敢於伸向死亡的手臂。其實說到底,黑,原不過是多彩青春所混和顏色。走過了青春,便再也沒有權利去執迷於絕對的黑色。是以今天灰色就成為了我喜歡的一種生命顏色。

  灰色的闡釋

  灰比黑隱蔽一些、內斂一些、朦朧一些、低調一些,不比黑色那麼強硬,灰色更有它的彈性,予人一種「退一步海闊天空」的感覺。但灰色絕不是灰心喪氣、更不是悲觀失望,它甚至比黑色更有潛在的力量。

  灰色是什麼?灰色就是你不理解一件事,但是覺得它不一定沒有道理;灰色是不再年輕氣盛、放縱恣肆地隨便心而談,甚至連眼睛和臉孔都不輕易洩露你的意圖;灰色是越來越深地埋藏了個性,埋藏了表情,甚至乾脆沒有了臉龐,你讓你的臉長在了心裡;灰色是你真實的心理,有時比你的外表更孩子氣,你趁人不備偷吃甜食的次數比想像的還要多,你暗自練習與想像中的愛人談個不停,你有時簡直就是個不聽話的淘氣鬼;灰色是盡管人生如夢不免悲觀,不免晚景淒涼,但是力求活著的時候與命運和解,你依然有快樂的勇氣;灰色是面臨大大不公平時,那些小的不公平簡直就是恩賜;灰色是在危機四伏的災難面前,泰然處之的幽默;灰色是盡管如此,依然對生活說「是」;灰色是恪守自己的同時,微笑著與對方握手言歡,甚至向你的「敵人」致敬;灰色是在險境中依然堅定,但並不急著赴湯蹈火,消滅自己,而是以守為進,迂迴向前...

  簡要而言,我的灰色態度就是不動聲色、包容大度、也許一笑了之...

  如果被人誤解了自己的想法,能解釋就解釋,不能解釋就不解釋,日子還長,即使日子無多也不必驚慌,死不是結局,將生命消失解讀為依然繼續,有些理解來得姍姍,來得遙遠;你和家人為雞毛蒜皮的小事爭執起來了,你最好把架吵得短一點,如果不能很快和解,那就儘快離開現場,也不要忙著找人傾訴衷腸,趕快鑽進大商場大百貨,把平日捨不得買的東西買下來,花錢慰勞自己有利於心情平靜,然後你就會覺得其實天下太平,覺得沒有矛盾的家才是不正常的;你的同事在一場錯綜複雜的人際糾紛中,腳跟迅速地站到強勢的一邊去,你不必惱火,惱火是世界上最無力的東西,你要想他不站在強勢的一邊他接下來那現實的路怎麼走?很多時候勢力的方向就是他的方向,說不定他心裡還有另外一個後腳跟;身邊人離世,一些擱置半截的事情無法挽回,他的眼睛不再專注的看著你,他的嘴唇亦不再對你說話,你心裡不相信,但是,你要相信他正在告訴你最後一件事「人,仍是要好好的、滿有生氣的活下去」。這就是灰色。

  沒有人生來就會以灰色的心態去處世,是時間和經驗無情的將人磨煉出灰色心態。可恨今天的我只可以灰色心境去過活,更可恨的是我從來也不知道時間和經驗在迷霧般未來會把我磨煉出那種顏色。

  在你的心裡,眼下看到的,又是那一種顏色呢?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