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斯是同志?

美國主辦的馬里蘭州中東和會不論成功與否,總是國務卿賴斯努力五個月才促成的,和會落幕之際本該是她意氣風發的時刻,然而八卦媒體非但沒捧她的場,反而再度扯出她是同性戀的傳聞。



英國星期泰晤士報報導,賴斯的照片上周出現在美國發行量最高的周報「國家詢問報」頭版,但新聞與中東和會無關,而是一篇「誰是、誰不是同志」的文章。報導雖強調純屬傳言,但又說,根據政治圈耳語,賴斯的同志身分早已是公開的秘密。

文章主要是一篇好萊塢同志明星大猜謎,但同時引用過去的報導,指出賴斯在加州史丹福大學出任教務長時,早已過著同志生活。報導並提到一九九八年賴斯與女性密友電影製片蘭蒂‧畢恩合買房子一事。

雖然許多主流媒體不屑報導八卦,但讀者的好奇心充分顯現在網路上。若以「康朵莉莎(Condoleezza)」加上「女同志(lesbian)」二字上Google搜尋,竟有十六萬七千筆資料,顯示網友對這個傳聞討論之熱烈。

賴斯從不談論自己的私生活,她並非民選官員,性生活不曾成為選戰話題。但賴斯與反對同性戀的共和黨以及把同性戀視為罪的基督教福音教派交好,頗讓同志困擾。

去年一度傳出賴斯可能代表共和黨角逐白宮寶座,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指出賴斯問鼎希望渺茫,賴斯本人也意願不高。報導對賴斯的性傾向隻字未提,但一名網路讀者提醒郵報,新聞標準太高,有時反而失焦,同志圈人人認定賴斯是女同志,這是她不參選的可能理由。

來源:台灣聯合報

亂想

錯過了跟你說早安的早晨以後,床沿已經成為我與外界最遠的距離。
沉迷在無意義的夢魘當中,心似是在地平線以上,而人卻早已到達最接近天國的鞦韆。
而趴在樓台看晾在電線竿上的幾只麻雀都在盪去盪來。
然後,不小心的又盪過了子午線。
烽火連天的倉皇感覺強烈,我躲在一堆濃縮以後的電話傳真與電郵之間。
午後,一杯斷斷續續未啜完的咖啡,冷掉後,不只是苦而且帶酸,就倒掉了算吧。
用你的舊領帶,把疲憊無聲的自己甩向小時計,小時計就似射向被寂寞癱瘓的城市,發怔似地騎著一匹匹斑馬,遊蕩過整條大街,被紅的綠的黃的黑的白的揮來揮去。
尋找的是生活裡對你的懸念與迷思,只是,眼下,也不過是小事般的,因為我一整天的思想,最終也不過收藏在黃昏以後的黑暗當中。

阿華.阿華網頁

遊園

通過房間與房間,搜索那從未看見過的溫暖微濕,斜線總是交錯斜線,剛熟悉的味道總是如汽化般的失蹤。
愛啊愛、分啊分、岔啊岔。
微笑總是要從燦爛到用力的擴張著,從裡到外,或是由外到內,也都是那麼的不自已。
試著呼喊的名字,就似是在每晚也出現的夢魘中醒來,從裡到外,或是由外到內,都不過是一喊一步的走到同一個深淵而已。
通過房間與房間,遊園般的搜索我那用畢的電話卡,甜蜜的話語無從傳達,空留下那句求救的呼聲,卻都要被誰的強吻而沒入胃酸當中。
愛啊愛、分啊分、岔啊岔。
愛的最終,總是要,空留下那剝落以後的灰塵。





阿華.阿華網頁

我的迷航、你的起錨

泅游於那悔海中,牴觸鏗鏘萬千暗礁,節令的拍子與黑暗中的撞擊,都仿佛從癒合的傷口中吐出。
紊亂於颱風夜裡,停電的空白掩護誰的突擊,燭火輝映,毒頁醞釀在我的廢墟內空等排序入號。

我的迷航與你的起錨,也許,老早就預視了我倆當中的某些,不配合。





阿華.阿華網頁

憂鬱,默讀

去年預訂了一連串的憂鬱,今年開封的時候方才發現剔透如吐露番葡萄。
透過豐沛的整個夏季風雨,用心的去聆聽當中的銅鈴聲。
靜觀風雨,默讀沈鬱,風暴終追隨著颱風季節而遠去。
而憂鬱總會像累累的果實結在秋的枝頭。
讓我,再去預訂,下一年方會送來的,憂鬱。






阿華.阿華網頁

新加坡取消微軟遊戲禁令,不過就表示首款遊戲兒童不宜將會出現

早前微軟一屬於太空未來幻想題材類遊戲,在遊戲中出現了一名人類女性和異類女性親吻和撫摸的畫面,這一畫面被新加坡政府視為不太適宜傳播。隨後,新加坡相關政府部門發布禁令,要求不得銷售這款遊戲。不過新加坡政府日前已經解除了對於微軟一款視頻遊戲的禁令,而將這款遊戲評為該國歷史上第一款兒童不宜遊戲。



新加坡《海峽時報》周六報導說,由於遊戲禁令引發了一些人的不滿,新加坡政府目前已經取消了對於微軟公司視頻遊戲《Mass Effect》的禁令。不過新加坡政府未來將把這一遊戲貼上M18標籤,即不得銷售給十八歲以下的玩家。

據悉,新加坡原定在明年一月份推出遊戲分級制,但微軟遊戲的風波導致遊戲分級制提前推出。微軟這款遊戲也將成為新加坡第一個青少年不宜的視頻遊戲。

來源:硅谷動力

阿根廷週末舉行同性戀大遊行

數以萬計的阿根廷民眾週末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參加一年一度的同性戀大遊行。「布宜諾斯艾利斯」在拉丁美洲地區,可說是對同性戀最友善的城市之一。



早在2002年,「布宜諾斯艾利斯」就通過「同性戀公民結合」法案,今年又舉辦首屆同性戀世界盃足球賽,同時全球第一座五星級同性戀大飯店也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開張。

不過,還是有不少同性戀者認為他們受到歧視,因此遊行要求更多平等待遇。阿根廷同性戀協會表示,他們希望能爭取到「同性戀伴侶」死亡後的退休金、繼承權及收養權。

現時在拉美地區,墨西哥及巴西部分地區也都通過同性戀公民結合許可。













來源:中廣新聞網、愛白網

放開手

會嘗試去學習新的事物,卻不一定代表活用得到的所有。每一次的錯誤,心裡體會的是對關係的一份總結以及經驗的所得。然而面對下一次的機遇,卻又犯上同一個錯誤。那,可以代表些什麼?
愛情少了溫度也許只剩空殼,心裡痛過以後也許解脫仍然無期。

要放開手,要學乖一點,說的簡單,幹的難。








阿華.阿華網頁

我想給沒有看見我 online 的朋友道個歉

很簡單的幾句,最近有情緒、緊張以及壓力等問題困擾,大多時候我都不會打開MSN及ICQ(其實ICQ已經很久沒有使用)。如果有朋友看見我沒有打開MSN,希望你會原諒,我沒有block你,只不過是這段時間不想與人有溝通而已。











在此送您一首也許代表我最近心理的歌,Lamb的《Gabriel Original》,希望您喜歡。

阿華.阿華網頁

洪流

不約而同今天有兩條都是與“我們”有關的新聞,也勾引起我的神經,很想表達一下自己的感覺。





  原本應該是很簡單的不幸戀情,因為其中一方燒炭圖自殺而鬧上了警署的同時亦成了報刊的炒作對象。亦因為兩人的其中一方未達至男男肛交的最低年齡而令原本相愛的另一方被判入獄二十個月。

  而另一條新聞是一名十五歲少女被家人發現是同性戀者,昨午在寓所內被母親薄責後狂性大發,歇斯底里用不秀鋼保溫杯狂扑母親頭部,直至重傷昏迷才肯罷休。

  不約而同兩條新聞都是與少年的同性戀問題有關,不奇然的就讓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自己,記得自己第一次與男生有身體接觸差不多是十九歲以後、上了中學六年級才發生,在這之前,對於愛(其實更多的期待是對於性)都不過是幾張空泛但卻被視為貴寶的性教育宣傳單張以及對於喜歡男生的空白期待,因為那個時候思想還是活在自己的“空中花園”內,喜歡上的男生他們全都是有個亮亮麗麗的女朋友,說明白一點他們都只會“異性戀”的正常男生,而被我這個“同性戀”者愛上而已。

  是以在當年我並沒有與什麼人發生過些什麼,也沒有好像是下的青少年那麼幸運,可是在這麼小的年紀就已經可以找到自己的人生。

  資訊,是當時最缺乏的材料,沒有互聯網的引線,我跟本就不知到步入這個“大家庭”的辦法,也許因為這一項的缺乏,才能保護在當時仍沒有自己想法的“我”以防被不該發生的所迷惑。

  什麼場所、廁所、夜店在當時的我而言全都是問號,更不要說那些簡潔卻又深奧的暗號比方說零與壹,GWM與GAM等等。而最重要的,在當時的我彷彿是在孤島上的人,因為沒有合適的資訊,著實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走,如何去發展我該發展的感情。

  回到今天,滿天滿地的資訊在堆在我們的家中、口袋內,不管你在何方,只要你想,你就一定可以即時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似乎要在香港尋找資訊洪流的靜土已經是不可能的事。

  互聯網的發展隨了令世界變的更平坦,也令“我們”要分享的資料隨手可得,資源不再顯得珍貴的同時,部份的人亦開始濫用這些資源。有人在Chat room內只為求住在附近的同好搞一夜情的同時有人在討論區上找尋真愛人、有人在News Group內下載日本四仔無格BT的同時有人在網站留言板內下注筆標明按摩雙鍾收費每位三百六。對於與我一樣都是喝著這個資訊洪流品牌牛奶大的讀者,又或是年資已深,懂得黑白分明的同志們自是明白他在這個地方使用這些資訊的利弊。然而對於剛入行的“新人”來說,在這個洪流中得到的,他們明白的,又比我們當年知曉多少?要知道這不是步入二二八公園這麼需要付出勇氣,只需要安坐家中就可以找到同好的資訊並不需要付出勇氣,過於輕率的尋愛,感情的份量都要被減薄、淡化了,分手的比起仍在相戀的要多,這是否與新生代教育下產生的行為模式變化我沒有資格在此下定論,但對於互聯網的推波助瀾,我敢打包它應記一功。


阿華.阿華網頁

再見,舊版本

放任不管這個網上家園差不多一年的時間,今天總算可以開心的跟你說,舊版本,byebye。




圖:阿華網頁第九版的最後期設計,原本打算在今年八月使用,不過最終並沒有使用而直接改到第十版

阿華網頁一直引以為榮的“全自家製作”在新版本中可以說再見。由於近年我都花大量的時間去建立管理內容的程序,反過來寫自己的感覺,以及版面設計等的工作時間就變小了,今天阿華網頁利用 Google Blogger 的系統作為資料儲存的基礎,再修改整個版面以切合我的風格,明顯的分別是改版的時間花小,而效果在我而言是不錯的。

當然,亦希望你會喜歡。

阿華.阿華網頁

世界不再圓

最近在朋友給我的電子書中看完了中譯本《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A Brief History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原以為是一本我根本看不明的全球化的著作中,讀起來卻又有些趣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



  來自紐約時報最為著名的專欄作家之一弗裡德曼 Thomas L. Friedman 在書中花去大量篇幅,談論一個已經因技術進步而變得「平坦」的世界中,中國和印度這樣的國家如何從中獲益,得以在從未有過的平等格局中與發達國家同場競技。


圖:相信更先進的電子地圖系統亦是令世界變平的原因

  而本書的主題很簡單:世界是平的,意味著在今天這樣一個因信息技術而緊密、方便的互聯世界中,全球市場、勞動力和產品都可以被整個世界共享,一切都有可能以最有效率和最低成本的方式實現。全球化無可阻擋,美國的工人、財務人員、工程師和程序員現在必須與遠在中國和印度的那些同樣優秀或同樣差勁的勞動力競爭,他們中更有競爭力的將會勝出。

  面對一個平坦的世界,弗裡德曼的態度是樂觀的:他認為扁平化的世界經濟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件好事。發展中國家將從中獲益,而它們的崛起也並非如許多「威脅論」者危言聳聽的那樣,令西方受損——除非後者不思進取,停留在冷戰思維和埋怨之中。

  而同時間他亦注意到矛盾的一面:恐怖主義和「邪惡勢力」也同樣將從變平的世界中受益,從而更難於防範。但其態度仍是一以貫之的:通過更為緊密的經濟聯繫,競爭與合作,而不是打壓和排斥,將能使對抗因為成本太高而被放棄,從而促進世界和平。

  而最後他就列舉出了導致世界變平的十大因素:政治的、科技的以及人類思想上的種種變革,以下引述當中幾個有趣以及富有集團回憶的例子:


  1. 圍牆倒下,視窗開?柏林圍牆在1989年的11月9日的倒塌,改變了世界的權力平衡,使世界朝向民主、共識、自由市場導向的治理方式傾斜。此後,愈來愈多的經濟體是由下而上的管理,取決於人民的利益、要求和渴望,而非由上而下,憑一小撮統治集團的利益擺佈。如果你繼續堅持高度管理或中央計劃式的經濟,你會被視為站在曆史錯誤的一邊。


  2. 網景上市。在1990年代中期,個人PC電腦與Windows的革命已經到了極限。如果世界真的要抹平,革命還要走下一步,而促成這一步的殺手應用,就是電子郵件和網絡瀏覽器。電子郵件是被AOL、CompuServe等快速擴張的門戶網站所驅動。但真正抓住人類想像力的,是新出現的網絡瀏覽器。有了瀏覽器,就可以把存在網上的文件或網頁叫出來,展示在任何電腦螢幕上。第一個重要的瀏覽器,還有一般大眾的上網文化,都是由一家位於加州山景城的小公司網景(Netscape)所創造。網景1995年8月9日公開上市,吹響世界注意互聯網的一聲號角,從此世界完全改觀。


  3. 另一個抹平世界的創新趨勢,我稱為「工作流」workflow。在視窗、網景使人們以前所未見的方式相互連結後。相互連結的人們就有了更多的期待。他們不再滿足於瀏覽、電子郵件、即時通訊、傳照片、下載音樂而已。他們更希望能利用網絡塑造、設計、創造、買賣、管理存貨、替人報稅,甚至在地球的另一端檢視別人的X光片。此外,他們還希望這些事情能夠隨時隨地,在任何電腦上進行,相連無縫。一種新的數據語言XML以及傳輸規範SOAP的雙雙問世。IBM、微軟和一些公司對發展XML和SOAP有相當大的貢獻,二者後來都經過認可,成為網絡上最風行的標準。XML和SOAP為軟件之間的互動,為以網絡為主的工作流提供了技術基礎。二者使數字的資料、文字、音樂、照片,能在不停的軟件之間交換,進而可以重新塑造、設計、操作、編輯、再編輯、儲存、出版、傳送,不必擔心對方人在哪裡,接上線的是哪種電腦設備。


  4. 商業性的軟件通常都有版權,要經過買賣,所以企業會像保護王冠上的珠寶一樣守護源代碼,向使用者收費來創造收入,再繼續發展新版本。開放源代碼運動則是把軟件的源代碼公開,讓使用者對軟件不斷加以改進,然後免費供大家使用。擁有網絡社區,有分享經驗並免費提供服務的志願者。他們會這麼做是因為他們想要一些市場沒辦法給的,為了聯合打敗像微軟或IBM之類大公司的快意,更重要的,也為了獲得同僚的敬重。的確,這群男男女女是最有趣且最富爭議的新合作族類,他們的合作形式因為世界抹平而產生,他們的合作也把世界抹得更平。


  5. Google的總部設在加州山景城,在總部一角有一個轉動的地球儀,會根據當時網上的Google搜尋次數發出不同亮度的光。可以預料得到,大部分的光都來自北美、歐、韓、日、中國的沿海。中東與非洲相當陰暗。另一個角落則是一個螢幕,顯示此刻世界各地的檢索。最奇怪的則是Google食譜。很多人打開冰箱,看裡面有什麼,就把冰箱內的東西打進Google,看這些東西可以弄出什麼菜! Google的搜尋實在太複雜,可搜尋的語言又那麼多,Google之類的搜尋引擎才會變成抹平世界的大推土機。在人類史上,從來沒有那麼多人,可以靠自己就找到這麼多資訊,關於這麼多的人、事、物。



阿華‧阿華網頁

2007年的更新情況說明

阿華網頁於2007年的更新情況說明


  • 2007年11月,「阿華網頁」更換新版面(version 10.0a),新版本建基於舊版的設計,並完全配合以 Google Blogger 作為後台提供文檔管理,並簡化原有的目錄架構以達至與 Blog 相同的理念,同時加入同志即時信息項目以列出各主要華文同志網站、新聞、討論區等的內容。

  • 2007年10月,「阿華網頁」決定將整個網站系統於 Google 的 Blogger 平台執行測試運作,全面以 Blog 的姿態出台

  • 2007年4月,「阿華網頁」由於資源問題暫停電子雜誌“網誌”以及中文同志新聞廣播。


〈由你開始〉 - 聽憶蓮的 Side Track

昨天與男友去看“憶蓮Live 07”,選擇在工作日的晚上去聽一方面是為了配合男友的行程,另一方面也估計現場的聽眾應該不會太過熱情,結果,我的選擇,並沒有錯。















  當知道憶蓮早前說過這個音樂會會有別於“香港的音樂會文化”,就估計到沒有她之前的Bollywood粗金鏈、沒有百萬古董裙、沒有萬人大合唱世界key,也沒有其他人之前的煙花、沒有玩奇怪遊戲、沒有送大禮、沒有說笑話、沒有與嘉賓咀咀等等。

  可是當以上總總都沒有以後,留下來讓我們去吸收的,就是她的聲音以及歌語之間的感情。



  由於遲到而錯過了開場的〈再不在乎〉,不過並沒有關係,因為在之後出現的一連串都一直吸引了我的耳朵,我自己最喜歡的是差不多整個音樂會內的歌曲都加入了中樂這個特別適合她的材料,此外亦混合點點Chic Jazz、New Age、Trip-hop(希望我沒有聽錯)以至富有鼓樂色彩的音樂。但說到底,最喜歡的仍是聽到她唱出那些從來就只有在CD上聽到的side track,而且是在編曲上完全revise過的side track。

  我本人最喜的是〈由你開始〉,因為比起原曲快樂感覺,這個現場版本來的更加輕快。

  有別於聽CD,音樂會真正值得引頸以待的也就是前述的對歌曲全新編排、編曲以及她在現場演繹的方式,音樂會也折射了她對自我音樂特質、自我形象的認知和自覺。當一個個人音樂會敢於事先張揚會在選曲上“完全Side Track化”的時候,除了考驗歌手的叫座力,其實也是對歌迷的一份挑戰。對於一般蓮迷單憑耳朵便能夠認得出的恐怕不會超過一半,男友在昨晚完場後晚飯時說其實他只聽懂五六首。然而在重新編曲及影像設計明顯花過心思的這個晚上。由我開始入場聽〈由你開始〉、〈都市心〉和〈匆匆〉等幾首相當都市的歌曲都給配上中樂,其中〈由你開始〉在影像設計上配以水墨動畫,有著一份非常清雅的感覺;〈走在大街的女子〉那七、八個憶蓮頭像同時投射在大布幔上帶來的歌詠團感覺;躺在大沙發唱〈日子〉時,背後不斷飄移出如同動畫都市的虛擬感覺,以及那兩首近乎唱New Age一般的〈玩伴〉以及〈夢了〉所帶來的無助感覺。都挑動了聽眾最敏感的神經。

  整晚最格格不入的,也許就是緊接〈日子〉的〈寂寞流星群〉。

  說穿了,“憶蓮Live 07”乃是憶蓮和歌迷互動廿戴的產物,它所肩負的任務除了敢於在人前展示一次“完全偏主流”音樂會的可能性,主動去蕪存菁鞏固核心的“憶蓮派”音樂世界。

  當然,更開心的是可以跟男友一起欣賞這個音樂會。

阿華‧阿華網頁

步入測試的網上家園,阿華網頁

再次大幅度的修改這個園地,這一次的修訂,意味著阿華網頁不再是一個百份百由我自己來創作的東西。而是選用了更加完善的Blog系統-Google Blogger。
現時在測試,修訂以及個人化的工作仍在執行中,我亦不可以清晰的告訴你我到底想要改造些什麼,大方向已然定案,小的部份仍舊未知,希望在十二月會可以有機會讓大家看到已完成的阿華網頁。

餘下的假期

忙了沒了的日子終於在這個假期的第三天總算是安定下來,來往於城市之間的不協調感覺令人日夜心慌,安坐家中的這個中午,吃過了昨天留下來的白麵包,日子,總算真的是為了自己而過。
















  曾經有過很多的想像,比如說我應該在這個假期出外走走,不去遠的國土也應該在市鎮的週邊走走,結果五天的假期有三份之一都是因為工作而走不開,走過的地方都不過是家外邊的那個“紅磚屋”市集(希望沒有記錯吧)。結果看到的吃到的買到的都是本地隨處可見的東西!是香港太少又或是物資太多而產生的問題我不知道也不想知。

  只知道的,餘下的半個假期,我想我只要可以好好呆在家中,沒有電話、沒有SMS、沒有E-Mail、沒有MSN、沒有Skype等的煩擾,就已經很好了...

阿華.阿華網頁

逃離、同步、綑綁

隱忍著痛,我想,誰越痛誰就會越快樂。
















  1. 我想你早已經前來,在比我來的更早以前就在口中惦唸著某個片段。
    你無心的在我身邊畫圓,在更遠的彼岸上,平面已斷然成形。
    方才發現,我是如此倉惶的急著想要逃離。


  2. 逃離那不曾存在過的某些,就似是躲開深夜沼澤深處一叢樹榣緩慢的垂向水面。
    偶爾看那天空的倒影,你早已前來,疑遲著,於那窗玻璃的平面。
    也許你的手指往下一點,也許我的手指往上一點,也許彼此的溫暖就能傳遞。
    飄浮的黑暗閃爍在更深的黑暗當中,是那滿是玫瑰色的,我的手影。


  3. 手影在屋的造型中間開始搖擺,床第之間開始向上漂流,懸空的繩索更加不安於懸空。
    滑行在沉黑中的信號不很明顯,然而身邊的物事已逐步塌毀。
    平面,再一次斷然成形。
    我明白,我只能夠倉惶的逃離。


  4. 逃離,或許在同步化之前仍有這個索求。
    有一個人正逐步修改另一個人的赤裸,有一個赤裸的人卻逐步偽裝成另一個人。
    在彼此走向彼此,彼此再走向彼此之前,在一扇落地窗前佇立,我推開了水面。
    方才發現,誰也沒有了誰的天空,誰也在那完全塌毀的夜色當中找尋天空。


  5. 天空的碎片翻滾在於水面之上與鏡面以下。
    我的倒影乍現了你;你的倒影失卻了我。
    搖擺的中央逐步成形也逐步塌毀。
    當更黑光線滾動在滿是玫瑰色夜色當中的最終,你總會完成了我,而我亦已將你完工。
    隱忍著痛,我想誰越痛誰就會越快樂。


  6. 快樂建立在你與我的痛苦之上,然而沒有誰真的能去體會當中的微妙,所謂的同步令誰亦得不到想要的某些。
    光跑進一間闃黑的白屋當中,赤裸的你倚靠在那窗玻璃之間點火。
    你的手指並沒有往下一點,我的手指也沒有往上一點,心甘情願的我倆被對方綑綁著思潮。
    當巨大的暗影溫柔地趕上了水面的對岸,當在越來越冰冷的冬天夜晚我轉過頭來,你也許擁抱過我,然而我卻更清晰的看著你離開。


阿華.阿華網頁

往事

歲月已逝,往事亦如煙,所有的隱痛和悔恨都只能或深埋心底、或早已煙消。















  還記得在很久以前的某個寒風凜冽的午後,我想那是我剛出來工作的首個將要渡過的農曆新年吧,走在那擁擠街頭的我在找些過年的賀卡,站在街邊小販車子旁翻揀著五彩繽紛賀卡,心裡滿是歲末的溫馨。買了厚厚的一疊賀卡,回到家中,興高采烈的去填去寫,就這樣差不多全數寄出,就只餘下一張沒有寄出。

  真的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想差不多是我開始寫這個網頁之前的事。

  今天,收拾房間的時候,於那本很久也沒有再看的小說裡面,我找到了這張卡。在看到這張賀卡的那一瞬,心底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書早已帶點微黃,這張賀卡亦如此,但那黑白的片段卻清晰如昔,坐在床沿上的我,帶點小激動的看著卡內寫的一句祝福:『如果分離是必經的階段,往昔的只希望你能珍惜,往後的亦希望你小心保重。』

  普通的一句話語,卻因為曾經發生過的片段、因為那仍能令人感到溫暖的真摯、因為掂念當年那似是金黃色日子,小小的賀卡如今仍能讓似是老練的我深深感動。要知道我對於這個男人的印象已完全淡化,當中的小情節亦快要忘卻得一乾二淨之時,要激起自己的思念,除了當年的物件,已沒有更好的辦法。

  是以我蠻害怕農曆新年之前的大掃除,因為每次大掃除,都總會有某些的回憶在腦海中浮出水面,不管那是好的回憶、又或是不好的回憶。

  我想像我們這一類的人(也許,有人會認為我是為了自己加上不必要標籤),要從青澀的初戀邁入幸福的結局畢竟是困難的,要求愛與性的共存長久就似是要猜得出每天變幻的天氣般困難。有多少人能走過愛情的困境以後還就真的能沒有一點遺憾?相愛、卻因為各種原因而相分,也許情深也許緣淺,故事的終章都只是沒有句號的往昔追憶。

  我想當時我仍有點恨,然而到今天即使再激動,對你亦不見得有恨,日子過的久了,就見多了愛人反目成仇的林林總總,見多了“現實”我終能明白世間真情也許求易,然而求長久卻終究是難事。眼下的我只能說『人生際遇難知』。

  曾陪伴我走過一段路的人、曾用心去愛過我的人、曾教導過我面對生活的人,縱然他的關愛已不再屬於自己、縱然腦子裡對他的樣貌已經迷糊、縱然我對於他的離開原因已不再執著,他在我的心底都仍舊是個有名字的朋友。因為我總不能否認,與他走過的那段日子、又或是往後獨身的日子,我的所思所為,或多或少,都試著學習走他那更沉穩的腳步;而在我今天的成熟裡,其實當中,也有他那昨天的影子。

  有人也許會激動的去反思當初分手的原因,然而我已有點點的學會對生命感恩。要明白在蒼茫人海中的相遇,已屬了不起的情緣。當時或年輕、或幼稚,因為種種說不清道不白甚至微小如塵的理由而相害相守時的愉快,負氣的心態都令人忽略了對彼此的傷害。然而當自己也處於相似的處境中的片段,我才會驚覺他在那個破碎的夜晚曾經有過的淚水。

  然而歲月已逝,往事亦如煙,所有的隱痛和悔恨都只能或深埋心底、或早已煙消。

  我想當時我仍有點恨,然而到今天即使再激動,對你亦不見得有恨,日子過的久了,就見多了愛人反目成仇的林林總總,見多了“現實”我終能明白世間真情也許求易,然而求長久卻終究是難事。眼下的我只能說『人生際遇難知』。

  曾陪伴我走過一段路的人、曾用心去愛過我的人、曾教導過我面對生活的人,縱然他的關愛已不再屬於自己、縱然腦子裡對他的樣貌已經迷糊、縱然我對於他的離開原因已不再執著,他在我的心底都仍舊是個有名字的朋友。因為我總不能否認,與他走過的那段日子、又或是往後獨身的日子,我的所思所為,或多或少,都試著學習走他那更沉穩的腳步;而在我今天的成熟裡,其實當中,也有他那昨天的影子。

  有人也許會激動的去反思當初分手的原因,然而我已有點點的學會對生命感恩。要明白在蒼茫人海中的相遇,已屬了不起的情緣。當時或年輕、或幼稚,因為種種說不清道不白甚至微小如塵的理由而相害相守時的愉快,負氣的心態都令人忽略了對彼此的傷害。然而當自己也處於相似的處境中的片段,我才會驚覺他在那個破碎的夜晚曾經有過的淚水。

  然而歲月已逝,往事亦如煙,所有的隱痛和悔恨都只能或深埋心底、或早已煙消。

阿華.阿華網頁

“廣管”?“管廣”?

作為最開放的華人社會,香港對同性戀一直抱持開放的態度,雖然仍未算是亞洲最開放的同性戀城市,然而香港的媒體,即使是香港電台以往都有探討,哪裡知道現在探討居然變成“鼓吹”了。由於“同性戀”是少數,因此在探討中多一點介紹他們的觀點亦屬正常,然而到了今天“介紹”就居然變反成了“不平衡報導”?廣管局的介入,會否成為了政府在某程度上的保守表態?





  香港廣播事務管理局最近對兩宗投訴作出裁決。令人啼笑皆非,人們不禁發出疑問,到底它是“廣管局”還是“管廣局”?也就說是它管得太廣。

  兩宗投訴,當中一個是無線電視台重播二十年前周潤發與鍾楚紅主演的電影“秋天的童話”,片中的周潤發扮演低下階層的“船頭尺”,因此出現“仆街”、“躝癱”等低俗的用詞而被若干觀眾投訴。而另一個是香港電台電視部拍攝的長壽節目“鏗鏘集”的其中一集“同志.戀人”,探討同性戀問題,被觀眾投訴“鼓吹接受同性戀”。

  作為最開放的華人社會,香港對同性戀一直抱持開放的態度,雖然仍未算是亞洲最開放的同性戀城市,然而香港的媒體,即使是香港電台以往都有探討,哪裡知道現在探討居然變成“鼓吹”了。由於“同性戀”是少數,因此在探討中多一點介紹他們的觀點亦屬正常,然而到了今天“介紹”就居然變反成了“不平衡報導”?廣管局的介入,會否成為了政府在某程度上的保守表態?

  有評論就指出這是中國政府於“意識形態”上的控制香港媒體,香港的媒體為保護香港的言論自由,也必然挺身而出,駁斥指責。當然為政府辯護的亦大有人在。比如台灣最近有介紹香港的活動,有大學教授就應為回歸以後香港媒體“新聞箝制”的現象似乎更為顯著而且令人憂心,作為主講人的香港大學新聞傳媒中心就表示相對於這十年來亞洲媒體新聞自由的普遍倒退,香港媒體倒退的情況相對較輕,輕輕帶過“新聞箝制”的現實。

  然而亞洲媒體哪些是新聞自由倒退呢?新加坡本來就缺乏新聞自由,西方報刊常被禁,李光耀時代還比李顯龍時代厲害。而至於在亞洲人口第三的印尼,在一九九八年蘇哈托下台後,言論自由亦有了相當的進展。在台灣,政治新聞更是一日比一日要多一天比一天更臭。即使是中國,新聞也開始變得多樣化起來,那為何已回歸中國之下的香港,媒體倒退的情況仍然會“相對較輕”呢?作為亞洲國際都會的香港,空只有口號仍是不足以讓城市國際化起來的,只有當“人人都會打好呢份工”、“人人都變得多元化”以後,香港,才真的可以成為一個多元國際化的都會。

阿華.阿華網頁

科技之都?

每天都經過一條叫作“廣東”的街道,不同的是幾個星期前走過的是香港的廣東道,而這幾個星期就是上海的廣東路。




  因為工作,這幾個星期都被流放在這個比香港大得太多的城市,而我走過的亦不外乎是那幾條街,也許走過了外灘、也許走過了南京步行街,也許走過更多不知名的古典建築。五花百色的夜也不外乎利用燈光電視外牆與所謂的科技建築起來的文明。骨子裡仍然是一個殘破的社會文化。沒有禮貌的服務員、懶懶散散的工人、比香港還要貴的星巴克咖啡、亂七八糟的交通網絡都要叫人無所適從。

  只希望,回來香港的那一天,所謂的“春運”不會影響到機場的運作吧。

阿華.阿華網頁

醒來後的漠然

在夢中,我看到了我自己,明白一點的說,我是透過鏡子看到了二十一歲的自己。那時候的我仍然帶點童真,眼袋也不似今天那麼大,身型也沒有怎麼的走了樣。那個時候,對於愛情,我仍舊有很多浪漫的期盼。














  多麼天真的時代,就似是一台舊式的電腦,只會執行必要的程序而不帶什麼花巧的種種。夢醒以後我明白,有很多的私事或是和某某互動過的印記,不管是發生了或是改變了的種種都是無法被篡改。

  殘酷的是有時候要回憶點什麼,心仍是會有點的痛,可卻更明白那些要人痛的總總都是建基於當時的無知之上。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