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後的漠然

在夢中,我看到了我自己,明白一點的說,我是透過鏡子看到了二十一歲的自己。那時候的我仍然帶點童真,眼袋也不似今天那麼大,身型也沒有怎麼的走了樣。那個時候,對於愛情,我仍舊有很多浪漫的期盼。














  多麼天真的時代,就似是一台舊式的電腦,只會執行必要的程序而不帶什麼花巧的種種。夢醒以後我明白,有很多的私事或是和某某互動過的印記,不管是發生了或是改變了的種種都是無法被篡改。

  殘酷的是有時候要回憶點什麼,心仍是會有點的痛,可卻更明白那些要人痛的總總都是建基於當時的無知之上。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