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同步、綑綁

隱忍著痛,我想,誰越痛誰就會越快樂。
















  1. 我想你早已經前來,在比我來的更早以前就在口中惦唸著某個片段。
    你無心的在我身邊畫圓,在更遠的彼岸上,平面已斷然成形。
    方才發現,我是如此倉惶的急著想要逃離。


  2. 逃離那不曾存在過的某些,就似是躲開深夜沼澤深處一叢樹榣緩慢的垂向水面。
    偶爾看那天空的倒影,你早已前來,疑遲著,於那窗玻璃的平面。
    也許你的手指往下一點,也許我的手指往上一點,也許彼此的溫暖就能傳遞。
    飄浮的黑暗閃爍在更深的黑暗當中,是那滿是玫瑰色的,我的手影。


  3. 手影在屋的造型中間開始搖擺,床第之間開始向上漂流,懸空的繩索更加不安於懸空。
    滑行在沉黑中的信號不很明顯,然而身邊的物事已逐步塌毀。
    平面,再一次斷然成形。
    我明白,我只能夠倉惶的逃離。


  4. 逃離,或許在同步化之前仍有這個索求。
    有一個人正逐步修改另一個人的赤裸,有一個赤裸的人卻逐步偽裝成另一個人。
    在彼此走向彼此,彼此再走向彼此之前,在一扇落地窗前佇立,我推開了水面。
    方才發現,誰也沒有了誰的天空,誰也在那完全塌毀的夜色當中找尋天空。


  5. 天空的碎片翻滾在於水面之上與鏡面以下。
    我的倒影乍現了你;你的倒影失卻了我。
    搖擺的中央逐步成形也逐步塌毀。
    當更黑光線滾動在滿是玫瑰色夜色當中的最終,你總會完成了我,而我亦已將你完工。
    隱忍著痛,我想誰越痛誰就會越快樂。


  6. 快樂建立在你與我的痛苦之上,然而沒有誰真的能去體會當中的微妙,所謂的同步令誰亦得不到想要的某些。
    光跑進一間闃黑的白屋當中,赤裸的你倚靠在那窗玻璃之間點火。
    你的手指並沒有往下一點,我的手指也沒有往上一點,心甘情願的我倆被對方綑綁著思潮。
    當巨大的暗影溫柔地趕上了水面的對岸,當在越來越冰冷的冬天夜晚我轉過頭來,你也許擁抱過我,然而我卻更清晰的看著你離開。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