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流

不約而同今天有兩條都是與“我們”有關的新聞,也勾引起我的神經,很想表達一下自己的感覺。





  原本應該是很簡單的不幸戀情,因為其中一方燒炭圖自殺而鬧上了警署的同時亦成了報刊的炒作對象。亦因為兩人的其中一方未達至男男肛交的最低年齡而令原本相愛的另一方被判入獄二十個月。

  而另一條新聞是一名十五歲少女被家人發現是同性戀者,昨午在寓所內被母親薄責後狂性大發,歇斯底里用不秀鋼保溫杯狂扑母親頭部,直至重傷昏迷才肯罷休。

  不約而同兩條新聞都是與少年的同性戀問題有關,不奇然的就讓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自己,記得自己第一次與男生有身體接觸差不多是十九歲以後、上了中學六年級才發生,在這之前,對於愛(其實更多的期待是對於性)都不過是幾張空泛但卻被視為貴寶的性教育宣傳單張以及對於喜歡男生的空白期待,因為那個時候思想還是活在自己的“空中花園”內,喜歡上的男生他們全都是有個亮亮麗麗的女朋友,說明白一點他們都只會“異性戀”的正常男生,而被我這個“同性戀”者愛上而已。

  是以在當年我並沒有與什麼人發生過些什麼,也沒有好像是下的青少年那麼幸運,可是在這麼小的年紀就已經可以找到自己的人生。

  資訊,是當時最缺乏的材料,沒有互聯網的引線,我跟本就不知到步入這個“大家庭”的辦法,也許因為這一項的缺乏,才能保護在當時仍沒有自己想法的“我”以防被不該發生的所迷惑。

  什麼場所、廁所、夜店在當時的我而言全都是問號,更不要說那些簡潔卻又深奧的暗號比方說零與壹,GWM與GAM等等。而最重要的,在當時的我彷彿是在孤島上的人,因為沒有合適的資訊,著實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走,如何去發展我該發展的感情。

  回到今天,滿天滿地的資訊在堆在我們的家中、口袋內,不管你在何方,只要你想,你就一定可以即時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似乎要在香港尋找資訊洪流的靜土已經是不可能的事。

  互聯網的發展隨了令世界變的更平坦,也令“我們”要分享的資料隨手可得,資源不再顯得珍貴的同時,部份的人亦開始濫用這些資源。有人在Chat room內只為求住在附近的同好搞一夜情的同時有人在討論區上找尋真愛人、有人在News Group內下載日本四仔無格BT的同時有人在網站留言板內下注筆標明按摩雙鍾收費每位三百六。對於與我一樣都是喝著這個資訊洪流品牌牛奶大的讀者,又或是年資已深,懂得黑白分明的同志們自是明白他在這個地方使用這些資訊的利弊。然而對於剛入行的“新人”來說,在這個洪流中得到的,他們明白的,又比我們當年知曉多少?要知道這不是步入二二八公園這麼需要付出勇氣,只需要安坐家中就可以找到同好的資訊並不需要付出勇氣,過於輕率的尋愛,感情的份量都要被減薄、淡化了,分手的比起仍在相戀的要多,這是否與新生代教育下產生的行為模式變化我沒有資格在此下定論,但對於互聯網的推波助瀾,我敢打包它應記一功。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