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管”?“管廣”?

作為最開放的華人社會,香港對同性戀一直抱持開放的態度,雖然仍未算是亞洲最開放的同性戀城市,然而香港的媒體,即使是香港電台以往都有探討,哪裡知道現在探討居然變成“鼓吹”了。由於“同性戀”是少數,因此在探討中多一點介紹他們的觀點亦屬正常,然而到了今天“介紹”就居然變反成了“不平衡報導”?廣管局的介入,會否成為了政府在某程度上的保守表態?





  香港廣播事務管理局最近對兩宗投訴作出裁決。令人啼笑皆非,人們不禁發出疑問,到底它是“廣管局”還是“管廣局”?也就說是它管得太廣。

  兩宗投訴,當中一個是無線電視台重播二十年前周潤發與鍾楚紅主演的電影“秋天的童話”,片中的周潤發扮演低下階層的“船頭尺”,因此出現“仆街”、“躝癱”等低俗的用詞而被若干觀眾投訴。而另一個是香港電台電視部拍攝的長壽節目“鏗鏘集”的其中一集“同志.戀人”,探討同性戀問題,被觀眾投訴“鼓吹接受同性戀”。

  作為最開放的華人社會,香港對同性戀一直抱持開放的態度,雖然仍未算是亞洲最開放的同性戀城市,然而香港的媒體,即使是香港電台以往都有探討,哪裡知道現在探討居然變成“鼓吹”了。由於“同性戀”是少數,因此在探討中多一點介紹他們的觀點亦屬正常,然而到了今天“介紹”就居然變反成了“不平衡報導”?廣管局的介入,會否成為了政府在某程度上的保守表態?

  有評論就指出這是中國政府於“意識形態”上的控制香港媒體,香港的媒體為保護香港的言論自由,也必然挺身而出,駁斥指責。當然為政府辯護的亦大有人在。比如台灣最近有介紹香港的活動,有大學教授就應為回歸以後香港媒體“新聞箝制”的現象似乎更為顯著而且令人憂心,作為主講人的香港大學新聞傳媒中心就表示相對於這十年來亞洲媒體新聞自由的普遍倒退,香港媒體倒退的情況相對較輕,輕輕帶過“新聞箝制”的現實。

  然而亞洲媒體哪些是新聞自由倒退呢?新加坡本來就缺乏新聞自由,西方報刊常被禁,李光耀時代還比李顯龍時代厲害。而至於在亞洲人口第三的印尼,在一九九八年蘇哈托下台後,言論自由亦有了相當的進展。在台灣,政治新聞更是一日比一日要多一天比一天更臭。即使是中國,新聞也開始變得多樣化起來,那為何已回歸中國之下的香港,媒體倒退的情況仍然會“相對較輕”呢?作為亞洲國際都會的香港,空只有口號仍是不足以讓城市國際化起來的,只有當“人人都會打好呢份工”、“人人都變得多元化”以後,香港,才真的可以成為一個多元國際化的都會。

阿華.阿華網頁

科技之都?

每天都經過一條叫作“廣東”的街道,不同的是幾個星期前走過的是香港的廣東道,而這幾個星期就是上海的廣東路。




  因為工作,這幾個星期都被流放在這個比香港大得太多的城市,而我走過的亦不外乎是那幾條街,也許走過了外灘、也許走過了南京步行街,也許走過更多不知名的古典建築。五花百色的夜也不外乎利用燈光電視外牆與所謂的科技建築起來的文明。骨子裡仍然是一個殘破的社會文化。沒有禮貌的服務員、懶懶散散的工人、比香港還要貴的星巴克咖啡、亂七八糟的交通網絡都要叫人無所適從。

  只希望,回來香港的那一天,所謂的“春運”不會影響到機場的運作吧。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