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同步、綑綁

隱忍著痛,我想,誰越痛誰就會越快樂。
















  1. 我想你早已經前來,在比我來的更早以前就在口中惦唸著某個片段。
    你無心的在我身邊畫圓,在更遠的彼岸上,平面已斷然成形。
    方才發現,我是如此倉惶的急著想要逃離。


  2. 逃離那不曾存在過的某些,就似是躲開深夜沼澤深處一叢樹榣緩慢的垂向水面。
    偶爾看那天空的倒影,你早已前來,疑遲著,於那窗玻璃的平面。
    也許你的手指往下一點,也許我的手指往上一點,也許彼此的溫暖就能傳遞。
    飄浮的黑暗閃爍在更深的黑暗當中,是那滿是玫瑰色的,我的手影。


  3. 手影在屋的造型中間開始搖擺,床第之間開始向上漂流,懸空的繩索更加不安於懸空。
    滑行在沉黑中的信號不很明顯,然而身邊的物事已逐步塌毀。
    平面,再一次斷然成形。
    我明白,我只能夠倉惶的逃離。


  4. 逃離,或許在同步化之前仍有這個索求。
    有一個人正逐步修改另一個人的赤裸,有一個赤裸的人卻逐步偽裝成另一個人。
    在彼此走向彼此,彼此再走向彼此之前,在一扇落地窗前佇立,我推開了水面。
    方才發現,誰也沒有了誰的天空,誰也在那完全塌毀的夜色當中找尋天空。


  5. 天空的碎片翻滾在於水面之上與鏡面以下。
    我的倒影乍現了你;你的倒影失卻了我。
    搖擺的中央逐步成形也逐步塌毀。
    當更黑光線滾動在滿是玫瑰色夜色當中的最終,你總會完成了我,而我亦已將你完工。
    隱忍著痛,我想誰越痛誰就會越快樂。


  6. 快樂建立在你與我的痛苦之上,然而沒有誰真的能去體會當中的微妙,所謂的同步令誰亦得不到想要的某些。
    光跑進一間闃黑的白屋當中,赤裸的你倚靠在那窗玻璃之間點火。
    你的手指並沒有往下一點,我的手指也沒有往上一點,心甘情願的我倆被對方綑綁著思潮。
    當巨大的暗影溫柔地趕上了水面的對岸,當在越來越冰冷的冬天夜晚我轉過頭來,你也許擁抱過我,然而我卻更清晰的看著你離開。


阿華.阿華網頁

往事

歲月已逝,往事亦如煙,所有的隱痛和悔恨都只能或深埋心底、或早已煙消。















  還記得在很久以前的某個寒風凜冽的午後,我想那是我剛出來工作的首個將要渡過的農曆新年吧,走在那擁擠街頭的我在找些過年的賀卡,站在街邊小販車子旁翻揀著五彩繽紛賀卡,心裡滿是歲末的溫馨。買了厚厚的一疊賀卡,回到家中,興高采烈的去填去寫,就這樣差不多全數寄出,就只餘下一張沒有寄出。

  真的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想差不多是我開始寫這個網頁之前的事。

  今天,收拾房間的時候,於那本很久也沒有再看的小說裡面,我找到了這張卡。在看到這張賀卡的那一瞬,心底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書早已帶點微黃,這張賀卡亦如此,但那黑白的片段卻清晰如昔,坐在床沿上的我,帶點小激動的看著卡內寫的一句祝福:『如果分離是必經的階段,往昔的只希望你能珍惜,往後的亦希望你小心保重。』

  普通的一句話語,卻因為曾經發生過的片段、因為那仍能令人感到溫暖的真摯、因為掂念當年那似是金黃色日子,小小的賀卡如今仍能讓似是老練的我深深感動。要知道我對於這個男人的印象已完全淡化,當中的小情節亦快要忘卻得一乾二淨之時,要激起自己的思念,除了當年的物件,已沒有更好的辦法。

  是以我蠻害怕農曆新年之前的大掃除,因為每次大掃除,都總會有某些的回憶在腦海中浮出水面,不管那是好的回憶、又或是不好的回憶。

  我想像我們這一類的人(也許,有人會認為我是為了自己加上不必要標籤),要從青澀的初戀邁入幸福的結局畢竟是困難的,要求愛與性的共存長久就似是要猜得出每天變幻的天氣般困難。有多少人能走過愛情的困境以後還就真的能沒有一點遺憾?相愛、卻因為各種原因而相分,也許情深也許緣淺,故事的終章都只是沒有句號的往昔追憶。

  我想當時我仍有點恨,然而到今天即使再激動,對你亦不見得有恨,日子過的久了,就見多了愛人反目成仇的林林總總,見多了“現實”我終能明白世間真情也許求易,然而求長久卻終究是難事。眼下的我只能說『人生際遇難知』。

  曾陪伴我走過一段路的人、曾用心去愛過我的人、曾教導過我面對生活的人,縱然他的關愛已不再屬於自己、縱然腦子裡對他的樣貌已經迷糊、縱然我對於他的離開原因已不再執著,他在我的心底都仍舊是個有名字的朋友。因為我總不能否認,與他走過的那段日子、又或是往後獨身的日子,我的所思所為,或多或少,都試著學習走他那更沉穩的腳步;而在我今天的成熟裡,其實當中,也有他那昨天的影子。

  有人也許會激動的去反思當初分手的原因,然而我已有點點的學會對生命感恩。要明白在蒼茫人海中的相遇,已屬了不起的情緣。當時或年輕、或幼稚,因為種種說不清道不白甚至微小如塵的理由而相害相守時的愉快,負氣的心態都令人忽略了對彼此的傷害。然而當自己也處於相似的處境中的片段,我才會驚覺他在那個破碎的夜晚曾經有過的淚水。

  然而歲月已逝,往事亦如煙,所有的隱痛和悔恨都只能或深埋心底、或早已煙消。

  我想當時我仍有點恨,然而到今天即使再激動,對你亦不見得有恨,日子過的久了,就見多了愛人反目成仇的林林總總,見多了“現實”我終能明白世間真情也許求易,然而求長久卻終究是難事。眼下的我只能說『人生際遇難知』。

  曾陪伴我走過一段路的人、曾用心去愛過我的人、曾教導過我面對生活的人,縱然他的關愛已不再屬於自己、縱然腦子裡對他的樣貌已經迷糊、縱然我對於他的離開原因已不再執著,他在我的心底都仍舊是個有名字的朋友。因為我總不能否認,與他走過的那段日子、又或是往後獨身的日子,我的所思所為,或多或少,都試著學習走他那更沉穩的腳步;而在我今天的成熟裡,其實當中,也有他那昨天的影子。

  有人也許會激動的去反思當初分手的原因,然而我已有點點的學會對生命感恩。要明白在蒼茫人海中的相遇,已屬了不起的情緣。當時或年輕、或幼稚,因為種種說不清道不白甚至微小如塵的理由而相害相守時的愉快,負氣的心態都令人忽略了對彼此的傷害。然而當自己也處於相似的處境中的片段,我才會驚覺他在那個破碎的夜晚曾經有過的淚水。

  然而歲月已逝,往事亦如煙,所有的隱痛和悔恨都只能或深埋心底、或早已煙消。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