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著醒著

海睡著了,然而,浪還醒著;路睡著了,然而,燈還醒著。




我在道上數著經過的車輛,睡不著,便利店都跟我一樣,不睡。

風和引擎同樣囂張,夢境在皇后大道發亮,夜店走出來的一雙一對,我隻影。

只有街燈殘照的三時半,心的中央,有份狂雨前的感觸。

一雙一對的都走遠了,沒有氣息的都市,就連夢亦已變得寥寥,我卻醒著。

沒有亮燈的星巴克,沒有人叫囂的交易廣場,沒有船渡的中環碼頭,我仍醒著。

醒著,也許是為了複製、貼上,那些曇花一現的故事。自己的心事、互動過的感情事。都是因為你,又或是你,跟你,及你,要在這樣子的夜去安插我,叫我將故事大綱修繕重寫。

愈是亮麗的情節,就愈是突顯現實的不完美。

只是,車站要醒了,它要將城市叫醒;碼頭,亦已醒了,只是船渡還沒有來,渡減未渡。

我想我已睡著了,卻原來不過是在夢中醒過來,去數、去計算、去探訪另一個夜而已。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