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淺酌、你豪飲

沒有淺酌,只有豪飲。

在夜未央的時分,我在東、你在西,兩人的距離原來可以這麼遠。
你說你要為未來而乾杯,我在想,沒有未來的我們,你的醉,可不是為了我。

乾盡了這瓶好苦澀好甘醇,我仍在東、你仍在西,苦澀甘醇都各埋心底。

東邊的家只留下單人的背影,西邊的吧也許都只有單人份買醉。
我淺酌,那已不知道是什麼味兒的,買不醉。



醉不成藉口,而家仍未返。
你去了哪?執情不放的思想、空白的心、冷冰的風、黑暗的樹影,躲在家的暗處,靜思空想。

穿過上閂了的門、穿進落鎖著的窗,你看到等你的人還在等,卻沒有伸一隻手,去撫摸我那憔悴的臉。
月光掃過我的臉,身影閃過我的身軀,步不成聲,只好由星光替你踏入我家,用天堂去溫暖我的寂寥。

也許,住在回憶裡永不再出來,感覺會比今天來的更甜蜜。
只是,有又誰,說的準?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