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於習慣

總是,總讓孤獨的腳步遺失在習慣的大街。
有時,輕流著心傷的感覺而人卻不知所云。
幻想,鏡中對著禿髮的自己瞬間時光逆流。
聆聽,在微雨時候只希望用雨聲麻醉自己。



來自四方的季節信風,在窗外推積成雲,溫暖而又潮濕的午後我嘗試著躲在床上醒不來。現實的不實在,沒有什麼人真的明白此刻內心的想法。有時候,夢比現世,來的更實在。

時而無言敲著叮叮的沙漏喚醒昏與晨,時間已經不再是生命的原材料;模糊的思想徘徊於過度分裂意識的冷熱差距,實境與否亦不見得是件重要的事。身邊發生的事亦流於習慣般了無意義。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