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乎

我以為,用別人的思考方式去考量事件的對錯,就可以令自己來點變化。
亦以為,找點異己的行為來將自己封裝與粉飾,就自以為與往昔的不同。




這樣的夢在這個年頭當然已經醒了,碰了一鼻子的灰,明白重要的不過是自己的想法。

然而:某某的行為在左邊的人看起來是惡,在右邊的人卻說善,真理往往如在寒冬喝冰水:冷暖自知。
有時自己的想法,亦不見得是絕對,更不要說持平。

惹不惹人,引不引愛,中間有著太多的斜劃線交叉在一起,不是你能看得懂。

反正求亦求不得,趕又趕不走,就不如在每一個早晨,用當時的想法,去為晚間的總總劃個句號吧!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