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

灼熱的河床坦露堅硬的胸膛,睡在你的胸口上的我晒著整個夏天的太陽。而芒草和葦花沿岸蔓生,飄搖如髮。
草擺如即將降落的雨,暮色洶湧,空氣裡都是那飽滿的思念。渴水的胸膛,礫礫的石塊是記憶的沉積。
那是關於上一個雨季,搖曳的波光映著昨日,以及更久遠以前閃電的倒影,咆哮著劈開天空的哀傷雷鳴。
寫在水面上的記憶如是不牢靠,就似是晒得最亮麗的感情亦總要有淡化的時候。隨著溫度漸漸低落的風,一點一點的吹散在那碎石的四周。
而下游,在乾涸的心底,毫無遮蔽的曠野,雪,已經開始下了。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