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

不經意的與你走在一起都這麼久,懶在你的身邊,去細味每個日子。

由炎夏走向寒冬、黃昏直至晨光、合拍以後分歧...每張幻燈片似的記憶都被鎖在心靈的寶盒內。然後,新年,又要來了。
















  年廿八的黃昏殘年依稀,躲在沒有光線的角落,緊擁著寂寞的我,怕被人窺見,更怕被人視而不見。當感情來的不是時候,當身邊走過的都不對,當依稀的淡黃微光反影留在原地的我,到底是在打掃居中的塵埃,又或不過是件被等待打掃的舊物?

  也許我無需多說我的心底如何喜悅,在那幾個年頭跟你在一起的農曆年關。在露天的市集比較那家的菜瓜便宜一點;在買肉的檔口你警告我別吃的太多;在寒冷的街心買了碗碗仔翅一同分享。新年,就在那溫馨的氣氛當中渡過。

  然後,這些年,都也過去。留下的,相信亦早就感動不了你或我。對自己強說愁,亦不過是對記憶的抵抗而已;而對你細訴那往昔再多,也不過是徒然的去追索那遺留下的感情。

  冷眼與電視機對望,十個頻道播的都是一個味兒;枕在沙發,數那角落遺留的灰塵;坐在陽台,冷冷冰冰的抽那打震的煙。然後,新年已經來了。

  我想,我無需再說些什麼,打在水杯內的浪即使再大亦終回歸平靜,對於愛流浪的人,要走要留亦不是自己所能控制,愛了以後的感覺,不是說一頓飯就可以換來的,就因為心靈的寶盒內有太多的記憶,多得就連放手,也變成了某種複雜而艱難的儀式。

  然後,新年,到底可不可以永遠也不要到來?


下載本節廣播(MP3)請到下述網址:
http://eknet.net:8080/files/podcast/ekhome-myfeeling-podcast-20080211.mp3

到Podcast目錄請按此處
到網播目錄請按此處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