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壯熊全攻略?!

在別的網誌在到有人寫論文似的去教導你如何去取悅你身邊的壯熊們,不過在我看過這是一篇教導你為何要成為一名壯熊才對。

不過最“抵死”的莫過於教導你如何在網上分辨對方是壯熊or騙子,他說:
在同志虛擬的世界裡,也會有壯熊的存在,但是壯熊們幾乎都是永遠沉默或低調的,或者一則平平的交友記錄沒有體現出他們的任何特徵,一點都不吸引人,或者你找到一個吸引人的壯熊,你會發現他很少說話,基本上和他交流的過程中,他一直在沉默。這特徵雖然令廣大非壯熊的朋友們感到沮喪,不過可以利用此來識別大部分的騙子。如果你發現一個人和你聊天時很熱情洋溢地給你發壯熊照片說是他並和你非常主動地聊啊聊啊的偶爾還來幾句挑逗之類的話的,那恭喜你可以把他拖入黑名單了,具有那樣網上行為的壯熊是貨真價實的幾乎不存在。
是對是錯,我想各自心裡有數。

申延閱讀 > http://www.chinamuscle.org/index.php?action/viewspace/itemid/622

阿華.阿華網頁

我淺酌、你豪飲

沒有淺酌,只有豪飲。

在夜未央的時分,我在東、你在西,兩人的距離原來可以這麼遠。
你說你要為未來而乾杯,我在想,沒有未來的我們,你的醉,可不是為了我。

乾盡了這瓶好苦澀好甘醇,我仍在東、你仍在西,苦澀甘醇都各埋心底。

東邊的家只留下單人的背影,西邊的吧也許都只有單人份買醉。
我淺酌,那已不知道是什麼味兒的,買不醉。



醉不成藉口,而家仍未返。
你去了哪?執情不放的思想、空白的心、冷冰的風、黑暗的樹影,躲在家的暗處,靜思空想。

穿過上閂了的門、穿進落鎖著的窗,你看到等你的人還在等,卻沒有伸一隻手,去撫摸我那憔悴的臉。
月光掃過我的臉,身影閃過我的身軀,步不成聲,只好由星光替你踏入我家,用天堂去溫暖我的寂寥。

也許,住在回憶裡永不再出來,感覺會比今天來的更甜蜜。
只是,有又誰,說的準?


阿華.阿華網頁

Hello World, Safari

因為敗給了iPod Touch,讓我見識到什麼才是真正的PDA,也因為這個小玩意,我見識了一個全然感覺不同的網頁瀏覽器:Safari。也因為這個因緣,我也見識了PC版本的Safari。





  沒有因為螢幕小而引致瀏覽不便的問題,Safari在iPod Touch可以隨便放大縮小網頁的內容而不改排位設計,而文字的顯示更可以用“完美”來形容。

  然而在我的Windows Vista電腦內,Safari可以用災難來形容:打開程序時等了五分鐘、瀏覽生果報時一按即“Program Error”、看GHK的內容時因為有太多的Flash及Gif及Jpg的廣告而立時自我終結。結果在年頭安裝了這個東西以後就一直沒有再理會它。

  前天Apple的Auto Update將Safari更新到3.1的版本,今天去嘗試的時候,發現之前的問題都不見了,原本看不到的網站也可以打開,而速度亦有很明顯的改善,比起因為自己手多多而安裝了太多Plug-in的Firefox,Safari的輕快明顯令我有種“秋風吹過”的感覺。

  正值“阿華網頁”的部份改版時期,當然亦將Safari加入我的測試行列(現時“阿華網頁”都可以通過Internet Explorer、Firefox、Opera、以及Safari瀏覽),Safari PC版給予我第一個印象是,它將Mac機又或是iPod Touch上的完美字體顯示引進過來,其實在Windows系列上的Clear Type都算是微軟其中一項交了功課的工程,然而對於Safari的Font smoothing技術,Clear Type明顯是比了下去,Font smoothing技術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你在瀏覽PDF文檔一樣,字體好看得來又不會太“剌眼”,而其它的功能嗎,由於今天是第一天的淺嘗,在以後有機會的再跟大家分享。

  附圖是在Safari上瀏覽的“阿華網頁”其中一個子項目:RainbowLink,此功能會在四月中出台,到時將會另文介紹。


阿華.阿華網頁

申延閱讀 > http://zh.wikipedia.org/wiki/Safari

睡著醒著

海睡著了,然而,浪還醒著;路睡著了,然而,燈還醒著。




我在道上數著經過的車輛,睡不著,便利店都跟我一樣,不睡。

風和引擎同樣囂張,夢境在皇后大道發亮,夜店走出來的一雙一對,我隻影。

只有街燈殘照的三時半,心的中央,有份狂雨前的感觸。

一雙一對的都走遠了,沒有氣息的都市,就連夢亦已變得寥寥,我卻醒著。

沒有亮燈的星巴克,沒有人叫囂的交易廣場,沒有船渡的中環碼頭,我仍醒著。

醒著,也許是為了複製、貼上,那些曇花一現的故事。自己的心事、互動過的感情事。都是因為你,又或是你,跟你,及你,要在這樣子的夜去安插我,叫我將故事大綱修繕重寫。

愈是亮麗的情節,就愈是突顯現實的不完美。

只是,車站要醒了,它要將城市叫醒;碼頭,亦已醒了,只是船渡還沒有來,渡減未渡。

我想我已睡著了,卻原來不過是在夢中醒過來,去數、去計算、去探訪另一個夜而已。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