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戀人

永遠‧‧‧
不用分手,也決不爭吵,你就會是我最後的戀人嗎?
照片不照,空一櫃衣裳,你就會明瞭我最後的想法嗎?
電話不通,短訊亦懶打,你就充分滿足我心底的索求嗎?



或者‧‧‧
唇吻以後的微濕造就了故事中最美麗的插圖;
相擁以後的體溫成就了詩篇裡最隱微的餘韻;
寂寞以後的空洞留給了原槁格內最美的灰白。

然而‧‧‧
是開始、是結束;是回味、是回憶,哪有關係啦?過的都這麼久,漂浮在那兒都那麼久,計較又可以捉得緊多少呢?

只是‧‧‧
你,唯一的,在那兒,仍禁得起,我思路的考驗,也許,別的都說那個,是歷史,但,留下來的,就只有這麼多,碎碎念念的點點。

往後‧‧‧
不用分手,也決不爭吵,我會留個空位承載你的感情。
照片不照,空一櫃衣裳,我用痴想眼神來佔據我的溫柔。
電話不通,短訊亦懶打,我將溝通專線悉數斷開等你重駁。

阿華.阿華網頁

再乎

我以為,用別人的思考方式去考量事件的對錯,就可以令自己來點變化。
亦以為,找點異己的行為來將自己封裝與粉飾,就自以為與往昔的不同。




這樣的夢在這個年頭當然已經醒了,碰了一鼻子的灰,明白重要的不過是自己的想法。

然而:某某的行為在左邊的人看起來是惡,在右邊的人卻說善,真理往往如在寒冬喝冰水:冷暖自知。
有時自己的想法,亦不見得是絕對,更不要說持平。

惹不惹人,引不引愛,中間有著太多的斜劃線交叉在一起,不是你能看得懂。

反正求亦求不得,趕又趕不走,就不如在每一個早晨,用當時的想法,去為晚間的總總劃個句號吧!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