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黑

車輛,飛馳身旁;紙屑,無聲飄過。

飄過的紙屑,似是殘存於都市的蝴蝶,飛舞,卻疲憊。

疲憊的身軀走在紅磚破落人行道,找尋腳下弄出來的,細碎足音。

足音被點點的重擊音樂打碎混和,地下室酒吧的喧囂恍如隔世。

隔世,帶點動情的觸角,情侶們嘴巴裡含著念著的,都不過是那幾句所謂前世今生的夢囈話語。

話語之間,抱別以後,曾經的擁有,留下,是酒吧門前的幾張紙屑,殘存。

殘存的身軀,步入街的更深處,目光驀然與含煙獨坐咖啡館內的陌生人相遇。

相遇,疲憊與慵懶的目光交錯的瞬間,匆匆,又要蕩開,兩人之間似是起了陣風吹起心頭的落葉。

落葉卻未有歸根,它只停駐在紅磚破落人行道上。

道上的語言,眼神間的侃侃意言兩人亦懂,然而夜色已深、受傷的心靈亦見太累,要過的就唯有順乎自然的走過。

走過團團白煙,邁向無盡的路黑。



阿華.阿華網頁

阿華的自言自語

老是在舊物堆中找尋未知的回憶。



藏於衣櫃的一角,找到了十多年前用過的香水,水當然早已乾了,空留下點點辛辣的、帶點木櫃的香味。十年前的觸覺,在某些化學作用下,時空仿佛為我打開了一扇交錯的門戶,而門外的風光、撲面而來的氣味,那些彷如昨日的曾經,恨不得隨手抓台相機,步入交錯的時空,尋覓當時走過的大街,為那不復擁有的溫心感覺,留下新鮮的剪影。

當然是不可能的了,任科技何等的進步,亦不相信自己就可以找到昔日的自己;而即使相遇得到,亦不見得就得享受當天的情懷。要知道人的感觸都是建基於生活上的所知所感與所想,要尋獲當時的心情,我想,就不得不放棄這一路走來所知所感與所想。

然而,人性嗎,抓到了手的,說放棄,又談何容易。不管發生過的是好是壞、是希望是絕望、是智慧是愚昧,都只想好好將之收納於心,將之分類,留點痛心的去提醒自己是何其愚蠢,或是留點快慰的好讓在最冷一天仍能感到絲絲暖意。

然而,能讓人感觸的物與事都開始印子淡卻。往時曾有種想法,如果得到比今天更好的日子,令人感觸的曾經就會慢慢的往心的更深處去藏去壓縮。眼下的我問自己:日子過的更好了嗎?方才發現,原來傷人的事只有往心的更深處去打鑽,裂紋擴大了,只是於心的表面看不見。

即使再心傷,也只能淡淡的,隔著窗戶看那窗外的狂風暴雨。

還有樂事,說錯了嗎?我想沒有。剛才不是說過留了點快慰的來溫暖冷冰的腦袋嗎?都跑那裡去啦?早存於心表的快慰,原來就有如香水般,都乾了掉了。透過乾溺的表面,能看到感到的,原來都只那絲絲的,擴大了裂紋。

也許有些事,好些舊物,即使可以抓的再緊,或是珍以重之的收納內心,最終都敵不過時間的考驗,慢慢的、一點一滴在指縫之間流走。



阿華.阿華網頁

一個人住的第五年:空洞的表白

面對生活,有時就有如面對感情,一不小心,苦心建立的都有如暴風過後般,萬劫不復。



年齡愈長就愈是發現自己對處身的環境不滿意,不如意的有時不一定是家中的物事,也許是與身邊人的互動、工作場所內與同事的意見不合。最近發現了自己惡劣的一面-固執,有時明知道事情依著自己的想法發展下去就肯定得不到好結果,然而很可笑的是即使早已很明白自己的底線、錯誤的成因,仍舊步步進迫的走向錯誤的結果,也許是不甘心、也許是不服輸,交錯的心情總是於每個不眠之夜痛醒後悔疚。

一堆文字過後,方才發現,腦袋空空蕩蕩的,就連自己亦不明白,想表白的是什麼,所謂的中年危機,就是指眼下的我嗎?




阿華.阿華網頁

一個人住的第五年:晚飯

第一年,總是為每日的晚飯張羅,走好幾處市集、選新鮮的材料、弄好味的大餐。

第二年,工作多了、人開始懶了、一天煮兩天的份量好了。

第三年,不想老是對著空氣去吃飯,找找朋友在外邊狂歡也不錯。

第四年,錢不夠,隨便的吃什麼也算是一餐吧。

第五年,沒有主見、也沒有“煮”意、人也變的肥了,少吃點好了。






阿華.阿華網頁

一個人住的第五年:租客

獨居已經一段時間,處身於香港這個滿街是人的地方,老實說,即使是土生土長的我,不習慣亦感覺自己可享有的空間太小了。仿佛你的每一個動作、想法都老老實實的呈現於別人的腦海內。



現時住在城市邊緣郊區(當然是平民住宅啦)的我,走出露台,步上天台都仿佛可以清楚的看到別的鄰居的活動,不自在,可是,也沒有辦法,沒有太多錢我能住的,就是這類房子。看著樓上樓下的租客來了又走,就好像是看著人性的每一個真面目:吵鬧的、自私的、八掛的、自閉的……等等等等的租客都一步又一步的破壞著我在家的的心情,方才發現原來一道大門最於也隔不開這些奇異的氣氛。




阿華.阿華網頁

無題的回想

也許,對我來說,這個網頁、網誌、網站,不管如何去稱呼它也好,都已經完成了它的歷史責任,餘下來的,或者就是我的點點回憶。



回想起在網絡洪流之始,走上了時代的前端的我,透過這片天,細說著自己的心事,某些在平時無法釋放的情緒,都被其他的陌生人一一的瀏覽與收集,如果在那個時代已經有“網誌”一詞,我想,我就是香港的第一人,去寫著“我就是同性戀”的故事。

“阿華網頁”由九六年開始,就在這個Cyber Space漂浮,那年我廿一歲。

慢慢的,開始有得到些網友的認同,總是覺得,寂寞的人原來這麼多,就建立交友網站,這些年來,有網友電郵來的致謝句,因為這個網站,而找到最愛的人。無心的意外,開始令人明白,看似佈滿陌路客的世界,原來人與人的關係可以是走的這麼近。

那年,大約是九八、九九年吧。

往後,總總的事件,不管是自己的事,工作的事,又或是變得百花齊放的網絡,“阿華網頁”慢慢的,又變成了一個只有我在自說自話的網頁。

今天,我已經不在年輕,也花不起時間去管理這個老家園,而且,各式各樣的網誌、討論區、Facebook、等等等等,每一個人都可以隨心的去瀏覽、去發表、去找尋他們想要的物事,這個網頁,已完全的完成了它的生存價值。

方才發現,原來造網站,就好像是令自己體會人生一般,由孩提時代到熟年;再由熟年步向老年,“阿華網頁”可以說是一個老人家了,而我,在某個層次上,也正步入老年的階段。



人有多少個十年可以狂喜?只興幸在我擁有的那個青春的十年,有一個不知明的你,在某一台電腦上,覽讀著我心底的感覺。




阿華.阿華網頁

角落

試用一種溫柔的語調,
將整個雨夜編織成綿密的絲網。
懸吊在角落的半空,
似是將心底的總總穿插在絲與網之間。

虛假的安慰,有如破窗灑來的水花,
點點的,積聚在這串絲網之上,
仿如傳記那樣通透明媚。

雨水沿著牆、沿著絲網,日復日虛無過去,
落下一枚黯碧的,帶著雜質的水滴。
似是碎屑。

我想:只要有風,或許恰好成為斷句。

角落,原來可以這般安靜,
滿怖秘密與恐懼,掃一地的碎屑,
趁夜紡成口袋內的小手帕,
用漂白水濾去染漬與愛恨,
把日復日心情,長埋在角落的這一張小手帕。


阿華.阿華網頁

撲朔

回歸最基本迷思,我問:何為愛?

在春暖的季節:
愛,是某夜某段溫心話
愛,是某人的電話號碼
愛,是擦身剎那的聲響
似是煙火表演中被遺忘的碎落
也似是藏在眼皮內的一粒細沙

在炎夏的夜風:
愛,是遙望凡星的溫馨
愛,是透心涼的星巴樂
愛,是你家中一扇窗戶
而我在看窗外街景,你在玩弄手電
或我在靜聽憶蓮,你在享受浸浴

在灰迷的秋天:
愛,有如小時鍾般不止的搖擺
愛,仿如經歷歲月後忘卻某些
愛,終如生涯而永不懂得休止
而涼風激起新的思緒
感情慢慢的變得不在肯定

在零度的下午:
愛,原來代表建立也代表破壞
愛,原是貼在牆上的褪色合照
愛,原是誰都不該的恣意唆擺
在陽光底下的我,感覺仍冷
在擁擠的大街上,思想落寞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