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黑

車輛,飛馳身旁;紙屑,無聲飄過。

飄過的紙屑,似是殘存於都市的蝴蝶,飛舞,卻疲憊。

疲憊的身軀走在紅磚破落人行道,找尋腳下弄出來的,細碎足音。

足音被點點的重擊音樂打碎混和,地下室酒吧的喧囂恍如隔世。

隔世,帶點動情的觸角,情侶們嘴巴裡含著念著的,都不過是那幾句所謂前世今生的夢囈話語。

話語之間,抱別以後,曾經的擁有,留下,是酒吧門前的幾張紙屑,殘存。

殘存的身軀,步入街的更深處,目光驀然與含煙獨坐咖啡館內的陌生人相遇。

相遇,疲憊與慵懶的目光交錯的瞬間,匆匆,又要蕩開,兩人之間似是起了陣風吹起心頭的落葉。

落葉卻未有歸根,它只停駐在紅磚破落人行道上。

道上的語言,眼神間的侃侃意言兩人亦懂,然而夜色已深、受傷的心靈亦見太累,要過的就唯有順乎自然的走過。

走過團團白煙,邁向無盡的路黑。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