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住的第五年:空洞的表白

面對生活,有時就有如面對感情,一不小心,苦心建立的都有如暴風過後般,萬劫不復。



年齡愈長就愈是發現自己對處身的環境不滿意,不如意的有時不一定是家中的物事,也許是與身邊人的互動、工作場所內與同事的意見不合。最近發現了自己惡劣的一面-固執,有時明知道事情依著自己的想法發展下去就肯定得不到好結果,然而很可笑的是即使早已很明白自己的底線、錯誤的成因,仍舊步步進迫的走向錯誤的結果,也許是不甘心、也許是不服輸,交錯的心情總是於每個不眠之夜痛醒後悔疚。

一堆文字過後,方才發現,腦袋空空蕩蕩的,就連自己亦不明白,想表白的是什麼,所謂的中年危機,就是指眼下的我嗎?




阿華.阿華網頁

一個人住的第五年:晚飯

第一年,總是為每日的晚飯張羅,走好幾處市集、選新鮮的材料、弄好味的大餐。

第二年,工作多了、人開始懶了、一天煮兩天的份量好了。

第三年,不想老是對著空氣去吃飯,找找朋友在外邊狂歡也不錯。

第四年,錢不夠,隨便的吃什麼也算是一餐吧。

第五年,沒有主見、也沒有“煮”意、人也變的肥了,少吃點好了。






阿華.阿華網頁

一個人住的第五年:租客

獨居已經一段時間,處身於香港這個滿街是人的地方,老實說,即使是土生土長的我,不習慣亦感覺自己可享有的空間太小了。仿佛你的每一個動作、想法都老老實實的呈現於別人的腦海內。



現時住在城市邊緣郊區(當然是平民住宅啦)的我,走出露台,步上天台都仿佛可以清楚的看到別的鄰居的活動,不自在,可是,也沒有辦法,沒有太多錢我能住的,就是這類房子。看著樓上樓下的租客來了又走,就好像是看著人性的每一個真面目:吵鬧的、自私的、八掛的、自閉的……等等等等的租客都一步又一步的破壞著我在家的的心情,方才發現原來一道大門最於也隔不開這些奇異的氣氛。




阿華.阿華網頁

無題的回想

也許,對我來說,這個網頁、網誌、網站,不管如何去稱呼它也好,都已經完成了它的歷史責任,餘下來的,或者就是我的點點回憶。



回想起在網絡洪流之始,走上了時代的前端的我,透過這片天,細說著自己的心事,某些在平時無法釋放的情緒,都被其他的陌生人一一的瀏覽與收集,如果在那個時代已經有“網誌”一詞,我想,我就是香港的第一人,去寫著“我就是同性戀”的故事。

“阿華網頁”由九六年開始,就在這個Cyber Space漂浮,那年我廿一歲。

慢慢的,開始有得到些網友的認同,總是覺得,寂寞的人原來這麼多,就建立交友網站,這些年來,有網友電郵來的致謝句,因為這個網站,而找到最愛的人。無心的意外,開始令人明白,看似佈滿陌路客的世界,原來人與人的關係可以是走的這麼近。

那年,大約是九八、九九年吧。

往後,總總的事件,不管是自己的事,工作的事,又或是變得百花齊放的網絡,“阿華網頁”慢慢的,又變成了一個只有我在自說自話的網頁。

今天,我已經不在年輕,也花不起時間去管理這個老家園,而且,各式各樣的網誌、討論區、Facebook、等等等等,每一個人都可以隨心的去瀏覽、去發表、去找尋他們想要的物事,這個網頁,已完全的完成了它的生存價值。

方才發現,原來造網站,就好像是令自己體會人生一般,由孩提時代到熟年;再由熟年步向老年,“阿華網頁”可以說是一個老人家了,而我,在某個層次上,也正步入老年的階段。



人有多少個十年可以狂喜?只興幸在我擁有的那個青春的十年,有一個不知明的你,在某一台電腦上,覽讀著我心底的感覺。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