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

愛是過期雜誌,
是入秋後的某個炎夏黃昏,
是擁著未響電話呆望晨光的寂寞,
是拿著那本未有讀完小說去體驗某個情節,
是迷走在暗黑的角落內幻想著深情擁抱的快樂,
是在酒吧內跟陌生漢侃侃而談曾經走過的那些日子,
是架空於網絡空間利用文字交代終於須要結束的多年感情。

那些痛、那些不捨、那些說不出的沉淪,在久歷的破落後終如碎石般打在我的身軀上。

躲不開逃不過。

這是愛。




阿華.阿華網頁

魅惑

有關,那個時侯的點點,
看不真看不透,
真實的面貌都暗藏於瀰漫的水霧中,
似在水中看著陰天的樹影。

有關,那個時候的點點,
聽不真聽不準,
輕軟的語調蜿蜒如蛇於森林中舞動,
似在浴室偷聽誰家的哭聲。

有關,那個時候的點點,
說不出說不上,
柔聲話語未能傳遞穿透對方的軀體,
似在地鐵打通的每支通話。


〝暗角〞系列 (4)




阿華.阿華網頁

別再

還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補。
還有,很多結果,需要找尋。

我說:那些痛,那些無奈,那些掉失了的故事,
都脆弱得修補不了自己的明天。
你說:那些恨,那些不捨,那些瘋掉了的故事,
都不過是為了填寫未來的回憶。

歇息的一會,與你談過了很多,有關往昔歷歷。
只是,仍存空白,需要填補。
只是,仍有結果,需要找尋。
而我,卻與你已經談過了這麼多,這麼空泛,
卻也原不過是面對著同一個空白,與結果。

在抱擁一刻清醒以後,在已墜落的誓言之後,在發現繫了死結過後。
讓瞬間的溫柔停在心靈的深處,
讓過去的挫折剝落你我的疲憊,
讓無心的錯誤得到無奈的救贖。

走到這裡,我想,我們,就別再去傷心了。


〝暗角〞系列 (3)




阿華.阿華網頁

頹廢

_______________
一室的呼吸聲,沒有對、沒有錯。

只有慾念的靈魂,滿足以後,找根煙來抽。
只有行為的身體,汗流以後,找口酒來嚐。

_______________
一張模糊的臉,無表情、無感覺。

徘徊在沒有人的空房間,呆對鏡子,找到了沒有表情的臉,找到了沒有神彩的眼。
徘徊在沒有光的窄走廊,呆對牆角,找不到想要有的感情,找不到該屬自己的愛。

_______________
一刻無法擁有,捉不緊、捉不著。

沒有顏色的明天,在日落地平線後,暗藏一輪綠色的月。
沒有人的空房間,在時光走遠以後,只餘下哭泣的靈魂。

_______________
一切都是隨意,不寬恕、不知恥。

反正遲早我都要被告誡,就不必在菩提樹下苦活著。
反正企圖最終會被滿足,也許慾念往後都變的冠冕。

_______________
處身在暗黑的角落,
空氣仍舊瀰漫著,跟往昔無異的,
頹廢味道。


〝暗角〞系列 (2)




阿華.阿華網頁

對望

不用去猜,我喜歡的是誰。被擁抱著的人,是你。
不必說嗨,沉默就已足夠。聽著心跳的人,是我。
不要計算,讓我隨性而過。去享受著的人,是你。
對望、輕碰、緊擁、放手,有時候希望在睡醒以後你的餘溫真的曾經存在過我的枕邊。
可惜,所有的事、人與人的互動,都是在這兒發生與結束。
帶不走。

〝暗角〞系列 (1)




阿華.阿華網頁

夏島

斜陽半落,染紅眼底的灰白。
浪花起落,舞動腳下的神經。
微風吹送,冷卻額上的汗珠。
月光初上,平靜心靈的狂亂。



直到天穹都蛻變成深靛色布帘,幽幽的、懶洋洋的,用冷靜的天地將都會生活印記在腦袋內的總總遺忘;直到森林都幻變成深赤色房間,幢幢的,熱烘烘的,讓熱切的氣氛將感情生活當中的不完美暫放在身後。

步入更深的森林中,只為了夢裡的翅膀,用露天炬火,於葉隙間捕風捉影,窺探那正在吹奏魔笛的精靈。

黑夜慢慢的從後提著一盞燈跟隨著,似心傷後的靈魂,迷走於五光十色的城市之間。

對岸的閃光似昏黃後招魂的路燈緊跟著我步伐,閃光因步伐穿越而盞盞熄滅,直到戍守海岸的燈塔都快要陣亡,我離開森林,獨自潛入更荒蕪的海峽深淵,尋找別的,位處於孤島以外的,關於情事的某些傳說...

精靈在笑,似在說:又一個迷失的心靈墮落於夏夜孤島的深淵內。




阿華.阿華網頁

兩端

忘記與回憶總是交錯在生活的片刻當中,不管你願意與否,最終亦會被印記在腦袋內。

如水點,終究會回饋海洋。

難題與答案總是重覆浮現又解那心中結,即使我不願接觸,最終亦無奈去碰那堆問題。

如海水,終究會化成水點。



今天寫的也許是不帶完美的詩意,卻是自己對日子的其中一個註腳,簡要的,將廿一歲以後的自己,十四年光景都走過以後的一份總結。

對於寫作,自這個網頁建立以後的十四年,不定期的,都會將自己的、別人的情事感觸一一紀錄下來。我沒有野心,能這樣子下去,腦袋仍有活力去感受與分享就已經很好了。

對於情事,交付了十年多的感情於今天,我可以如實的跟你說:花開過了,只是沒有結果,十四年後的自己,正式回到十四年前的自己,重新開始那尋情渴愛的過程。

有時候我想人生就是這個樣子吧,有如濃與淡反覆常在,隨禍福在,似海洋中的某個黑點,浮游不定。如能再聚的也好,至少可以讓我更用力的去擁抱枕邊人;如能放手的也好,因為我終能省下氣力的去偷閒歇一會。




阿華.阿華網頁

午後

不要再去相信誰會為你來的真心安慰,就有如連自己亦不相信睡醒後就能醫好壞心情。



寂寞它不請自來,也不請自去。過後的風景就有如雲霧下觀天,白茫茫空蕩蕩。留下誰放涼了的黑咖啡苦澀而不帶一絲甜味,遺愛的味道。

這是個不會因為誰的這些那些而暫停的世界,至少你亦沒有因為誰的某點那點而放緩緊湊的步伐。

在數愛漫罵計算討厭誰的同時,自己付出過的,又有多少?

冷眼看著誰結束著一個開始的同時,自己卻又著急地去開始著一個結束。這可要怪都會間的互動走的太快,還是說這不過是我們的宿命呢?

寂寞它不請自來,也不請自去。似感情,來與去都從來都控制不了。留下誰的冷眼呆坐看天花板,細聽著斷線的訊號聲。

鏗鏘的空虛,不盡是驀然哭泣的傷感;自顧而去的一瞬,也不一定是如花墜落。感情有時不如是非黑白般的簡明,以往認知的種種,當人處身其中,其實,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灰色的衣著,也許正好反映眼下的心情。

寂寞它不請自來,也不請自去。它推動著午後漫長,也推痛著內心的一扇旋轉門。




阿華.阿華網頁

荒廢

閒花野草開遍地,眼前看到的是一座幽暗荒廢的花園;碎石灰泥灑滿巷,耳邊傳來的是那陣陣低沉的悶雷聲。
廝守殘破的苔牆,感覺似是情感破落以後的光景;呆望一池的野荷,觸角似是抓住相愛那時的溫暖。

熟悉、陌生,擁有、失去,好淒寂的一片寂靜。



驟雨於冷不防的心理當中灑下,落在臉上,留下的,似淚痕。驀然醒悟,這些年來的不歡,激不起眼窩內的淚。曾經經歷過的,就有如眼前的這個花園,都總算是曾經光彩過。

抬頭對著老樹探問,這裡是不是曾經有過一株薔薇?是不是曾經有過一棵棗樹?是不是有一位少年曾經為我摘過棗子?而我是不是曾經將那未乾的水墨畫回贈那位少年?
老樹就這樣站在那兒沒有說話,只有雨點在那枝葉間流下來,洗刷著我受傷的心靈。

可恨那場驟雨不夠滂沱,沖走了想要的,卻留下不想要的,記憶。




阿華.阿華網頁

窗旁

窗外,閒月半掛,明白日子又向前又走過了一步,然而無根的思念仍緊戀著窗內的人兒。

窗內,相思無邊,明白好些事兒走過了完結了痛過了心傷透了相思都要惱了,卻仍要對號入座似的將你安放在心的某個位置上。



窗外,微風輕送,明白季節在我想這找那之間靜悄悄的轉換著,跟不上節奏的我,就連回頭月也惱了,一抽個身兒就沒有影了。

窗內,燈關上了,明白不管自己再找來多少個無眠的夜去數傷痕,那些有關感情的事,就有如已上色的畫布,不會再如當初的潔白無痕的回來自己的身邊。




阿華.阿華網頁

懶床

窗外的飛鳥穿越幽幽的林子,低空劃過我的百葉窗,為蒙塵暗灰的風景劃出了一道光芒,懶洋洋的照射著似醒未醒的軀體。



日子的正中央,杵在曠野的地平日晷,影子從午後二時跑到四時,似墨染;湖水的正中央,平靜於一張皮的水面,溶解墨染的地平日晷影子,似浣紗。

搗不完的光陰、搗不完的雲朵,記憶似雜物般堆滿舊居的角落;吃一口白米飯、喝一口薏米水,時光似是誰的碎念念而不成音。

似醒未醒的,靈魂飄浮於床沿的上半空。迷走之間看到你漂著一張晃動青春的臉,那是我昨天為你馴服熨摺好的皺紋。不可抗拒的看穿時光在兩人之間遺留下的點點。

「恨不得一夜之間白頭永不分離」亦不過是情歌裡的意境。

無聲的畫面,無聊的九十年代連續劇箱子,伸出手掌來遮天,強壓睡醒以後的思念。抱著床單、緊擁著仍帶有你氣息的睡衣,享受斷訊的鼻息、荒煙蔓草的頻道。

寫好的短訊,留在草稿匣內一直沒有寄出,似報紙的最後幾條小聞不被留意;床上的自己,留在回憶堆中老是不願醒來,似雜誌的最後幾版廣告被人遺忘。

似醒未醒的我,懶睡著。




阿華.阿華網頁

封印



我渴望,將您的青春浸在福馬林,
好成為我永遠可對望的標本。

我幻想,將你的溫柔裹成木乃伊,
需要的時候才解出來去享受。

我期待,將你的滄桑用冰存深藏,
似捉迷藏般永遠也找不到它。

我遺願,將你名字裝進時空膠囊,
飛越千秋萬代也能物質不滅。




阿華.阿華網頁

箴言,二零一零

〝每個吻,其實都包含著一個包袱。〞



讓我用一個似是言者的樣子,不包裝也不修飾的去告訴你:最清楚自己內心的,其實就是你自己,別人可以以為你很無知;也可以認為你很不理性;更可以認為你不過是個呆瓜子,沒有關係,這不過是多面的人性當中的某個表現,似演戲,你可以將自己包裝出一個希望別人想見得到的樣子。

只是,骨子裡,最清楚自己的,是自己。尤其是當人歷經過生命當中千山萬水的起伏,或簡單如看著一場沒有結果的感情結束了以後。

我沒有資歷去討論有關生命的大起大落,我明白,我沒有經歷過。而對於感情,我想,我還可以素著一張臉去跟你說:每個吻,其實都包含著一個包袱。

承認吧,自己不過是一件感情動物,隨時隨地都很容易的被征服,這是理性與感性的戰爭,或不過是一紙証明的單薄。十年多的感情,我可以說感性已經打敗了理性,了無目的的去認定與你的感情關係,或是用別的東西去忘卻你所謂的生活忙碌而無法找多些時間來伴我等等。

似甜點的感性,總是一次又一次的令我相信自己是需要人保護,以為愛才是快樂的泉源。所謂歡愉的過後,不過是件勉強深造與你相處的問題。

然後,在朋友的討論間見到你的兩個 Facebook 帳號、熱烘烘的 Grindr 相片、以及上線不斷的 Fridae ,理性的最後戰爭,終極開展。

作為同道人,我明白有些時候我們都會濫情縱慾,我明白,因為如前述,我亦不個是件感情動物。對於感情、對於情人,自己的心態是自己才會最明白清楚,底線,是存在的,只不過被太多甜點包裝紙覆蓋著,讓人視而不見而已。在感性的陰霾開始散去以後,方才發現,原來你早已超越了我的底線。

對於你這樣的明目〝偷食〞、或開展新一份的感情,我可以激動、可以厭惡;可以大罵、可以質問,只是我沒有,我只有用電郵,用 MSN ,用 SMS ,架空於一堆機器後問問你就算了。因為我明白,不管是我,或你,要是對某事定了案,不管是誰去幹些什麼也改不了。因為:最清楚自己的,是自己。

當明白自己要的依賴原不過是多餘的事宜以後,你去愛誰、同時要去搞誰也不再是件需要我去上心的事情。

早上去整理花壇的時候有一種覺悟,人有時候是活得像顆樹,順乎自然的去活。對事,不去想最終能或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發展去;對人,簡樸一點別去相信這個世界會有一個 Mr. Right 會為你帶來幸福;對生活,不要只是哀悼快樂最終會結束,而是去想對我的智慧會帶來些什麼好處。以一種比平常心更平常心的態度去處生。我想,對誰也好。

是以眼下我可以素著一張嘴臉(即使內心狂風暴雨)跟你說:你看到的,不過是我一場表演。因為最清楚自己的,就是我自己。




阿華.阿華網頁

說些有關最近的五份體驗…

(1)
聽不見的,都已聽見;
看不到的,都已看到;
到不來的,都已到來。

反正求亦求不得、趕又趕不了、躲又躲不過,就只得去安然的接受,眼前的事實。




(2)
電話,早已成為陌路人,
它躲在角落裡,冷冷的,一言不發。

書桌,灰灰的帶點昏黃,
了無生氣的,慵慵懶懶,蓬頭垢面。

窗帘,半卷半掩掉下來,
背後窗子映出寂寞雨點,天雨無心。

床沿,無心的人半躺著,
灰塵勾不起昔日的光彩,往昔如煙。




(3)
現實的悲傷,總如夜歸人輕扣門扉般的,不請自來。
眼下的寂寥,總是愛闖入無眠者的心扉,熟門熟路。

在書桌前、在床沿上、在窗帘邊,隨意停留。
還在不知不覺中,倒空了熱水壺,填滿了煙灰缸。




(4)
*恨情的人就在這裡殺死.殺死整個下午的蒼白.蒼白的雙腳蹂躪瓷磚邊的花朵.花朵無聲的被泥巴淹沒.淹沒以後獨遺下那失色的情緒.情緒就如隔夜的殘脂污穢.污穢的回憶叫人找狂.找狂的人於廉價煙草中找到暈眩.暈眩的感覺令人更加恨情.Repeat*




(5)
既然來處也是去處,去處也是來處。
那麼去與不去,你都總要在兩邊,不停的走。
有人說愛情,左邊是傷痛;右邊是寂寥。
那麼不停的走,是否反映了你:追愛而怕受害的心?

在一段長久沉默結束了以後,我覺得:不是快感也不是痛心;不是懮患也不是拯救。
就有如前述:求亦求不得、趕又趕不了、躲又躲不過,我也得把持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





阿華.阿華網頁

迷走、說

(1)
假如,情感仍舊存在,
假如,永恆仍套用在情感之內,
假如,緊握的情感仍在手中留下餘溫。
驀然回首,才明白,曾經的假如是那麼的多餘...




(2)
迷走於都市之間,試著忘卻那些早已溜掉的人與事。
然而掙扎的心理,都總叫那似是理智的人更加不理智。
心智與軀體不停承受都市內滿滿的灰塵、嘈音、緊張與壓力。
天哪,誰個來喊個停?
讓早已迷失的心被安慰一下可以嗎?




(3)
站在舊區的一角,舊物仍在,人面,卻早已全非。
思想似是想起兩個人穿梭商場的幸福;
而理智卻拼了老命似的不停刪掉那些老記憶。
強裝的堅強,原來不過是外表的華麗。




(4)
一個人的下午茶,
街外的細雨、手邊的綠茶拿鐵與輕鬆的新世紀音樂仿佛交錯創建起一場歐洲式的閒適感覺,也似是淡化了對另一個人的依戀。
淡淡的茶香,讓人明白,某些事、好些人,並不會如期盼中的劇情發展下去,自己的心情,在某程度上,也總是要學會淡淡然的去看著故事的終章。
將自己抽離,想像眼前的光影不過是場電影片段,也許就是這場下午茶過後所學會的東西。
冷不防的水點滴在手上,染壞了那轉好了的心態,水點似是街外的微風細雨,卻原是眼裡的狂風淚落。




(5)
都市的天空每夜都總有無數的Call-in交集著,
永恆的情感問題,總是一個接一個,叫人想逃卻逃不過。
要是說情感的終極也要叫人受傷,
那還有什麼可以留得下來,而叫我們相信呢?






阿華.阿華網頁

咖啡

遲疑,挪向我胸口你的心底;
遺棄,跌落咖啡杯底是我的心。



背過臉的你也許已經想好了另一場約會,
窗外的路人也許剛好是你的要好,
用眼神,交換了問候的心意。

瞥了瞥手錶的我,呆對著乾涸的咖啡杯,
還有那個屬於我的心。

銀湯匙在心房擱淺;紙手巾將我埋葬。

你,微笑。




阿華.阿華網頁

記憶

於燃著的煙卷上,它是一道輕煙。
於繪畫野花的筆杆上,它是一筆微黃。
於頹垣的木莓上,它是一點污垢。
於半空的紅酒瓶上,它是一滴乾涸。
於撕碎的照片上,它是一道印象。
於壓干的花片上,它是一道書香。



它,是記憶,好的壞的、樂的苦的、愛的恨的,也是我的記憶。
它,依附在一切有靈魂、或是沒有靈魂的東西上,似活物,輕輕觸碰,無邊的記憶就如海湧沖擊我的腦袋。

只是:

它膽小,在喧囂的都市間從來見不到它。
它話多,在每個無眠夜,它老是碟碟不休的將前世今生來世說過又說。
它情深,似情歌,愈是傷人的就愈要在我的腦袋唱播著,夾著嘆息、夾著眼淚,同一個調子。

它,是記憶,我的記憶。




阿華.阿華網頁

迷霧、寂寞

眼前,看到的只有一層霧
淡淡灰灰的,填滿記憶的長巷
耳蝸傳來低沈的新世紀樂聲
九十年代的感覺,相擁於大街的快樂
慢跑於霧意更濃的街角,小情侶的影子似是而虛的於眼角走過
斷斷續續的,拉扯著我胸口的鬱結
一團黑影自迷霧中躍出,是自己,光環不再、滿腹寂寞






阿華.阿華網頁

愛上你(第幾次)

冷不防的一場午後雨,站在咖啡店的屋簷下,你撐起了雨傘,陪著我,無聲的漫步於街頭。聽到看到的都是城市的雜聲與光影,然而腦海中漂浮著的全都是與你在以前發生過的事,兒時的回憶、孩子般的愛情。

你說:重新再來可以嗎?我沒有回答,只知道這一場的午後重逢,感覺複雜。當時,為何我們會分手收場?

努力的在腦袋裡尋找別的東西,去推翻往事歷歷。



還記得相處的頭幾年嗎?我倆總是為那些毫不相關的事而互不相讓,痛苦的經歷令我不禁反思為何相愛。故事在仍未步入中段就已經結束,兒時的情事就任它深埋於心底。

往後,偶爾從朋友口中知道你的消息,明白你已有新的感情,在你的背影裡仿佛已不見前事點點。要是你能忘記的,那我想我也可以。

然後又去問自己,我到底有沒有這種遺忘的能力。年復年年。你的聲音又在我的身邊出現。

這一次,小心翼翼,走過的每步都計算的清清楚楚。只是,了無目的的思念、眼下無雲的寂寞,看似獨立卻又脆弱的心靈,在不能自己的情緒下,再次愛上你。

再次的相處,分歧的事仍舊,只是兩人亦成熟了點,明白互不相讓與指責是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沉默,就偷偷摸摸的,駕馭著兩人的感情。

你的浪漫、你的冷靜、與你永遠都說不定的感覺,我又再次禁不住的去問自己:何為相愛的定義?睡同一張床、穿你的汗衫、收拾整理居室點點、如數家珍的於好友前點算你的總總。脆弱的心靈就會被這些那些填滿修補好了嗎?

沉默,仍舊偷偷摸摸的,駕馭著我與你的互動。這一次,在故事走過中段以後,又結束。

朋友們總是喋喋不休去開解我的情緒,有關你走了以後的點點,不管我如何不去知不去打聽,最終也會流入我的耳朵內。

回望那時候做的決定,其實最終也會敗在時間沙漏當中。原以為自己可以在半路中途忘了你就此就一個人的過下去,可是當每一次從朋友的交談間聽到你的名字,就有如用細針去剌我的軀體般,剌痛著我的心頭。

在大雨中,輕拉著你的手,我明白什麼叫不能自持。當曾經於不同的年紀體驗過你的好你的壞你的浪漫你的冷靜你的野蠻你的貪心以後,我想,也許每一次分開,其實各自都留有一個伏筆。

好讓你在下一次,乘虛而入。




阿華.阿華網頁

完美

缺憾,原不過是過份完美的追求。

需索無窮。



清晨的陽光,疏疏落落的透過濃密的竹林樹木,傾灑在長滿清苔的山岩上。那天,與你慢走在山林的小路。

昨夜留下的露水,隱隱約約依戀著殘餘的叮嚀與氣息。今天,我一腳高一腳低踩過那時走過的小路。

回味,完美的早晨。

一陣山霧莫名其妙的湧來了,轉過身的你叮囑我要跟著你走過的每一步,我沒有細想,只會享受被你安排好的,所有事。那些年,好日子。

霧過以後,以為更美的就在前方,只是誰都不在,原來,能要到的往往不想要;想要到的往往不能要。

遺憾,永遠都要在完美的平衡點上,左閃右避。

兩人的情話,最終放任在陰涼譎祕的山風裡。聽!來了。陣陣傳來的風鳴聲,似秘密,錄播著那時的情話。

輕嘆,為何今天只有我獨自來細味?也許缺憾就是局部的完美;是以完整人生就該由不完整的片段來組成。心感缺憾亦不過是貪念太多。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