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

於燃著的煙卷上,它是一道輕煙。
於繪畫野花的筆杆上,它是一筆微黃。
於頹垣的木莓上,它是一點污垢。
於半空的紅酒瓶上,它是一滴乾涸。
於撕碎的照片上,它是一道印象。
於壓干的花片上,它是一道書香。



它,是記憶,好的壞的、樂的苦的、愛的恨的,也是我的記憶。
它,依附在一切有靈魂、或是沒有靈魂的東西上,似活物,輕輕觸碰,無邊的記憶就如海湧沖擊我的腦袋。

只是:

它膽小,在喧囂的都市間從來見不到它。
它話多,在每個無眠夜,它老是碟碟不休的將前世今生來世說過又說。
它情深,似情歌,愈是傷人的就愈要在我的腦袋唱播著,夾著嘆息、夾著眼淚,同一個調子。

它,是記憶,我的記憶。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