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走、說

(1)
假如,情感仍舊存在,
假如,永恆仍套用在情感之內,
假如,緊握的情感仍在手中留下餘溫。
驀然回首,才明白,曾經的假如是那麼的多餘...




(2)
迷走於都市之間,試著忘卻那些早已溜掉的人與事。
然而掙扎的心理,都總叫那似是理智的人更加不理智。
心智與軀體不停承受都市內滿滿的灰塵、嘈音、緊張與壓力。
天哪,誰個來喊個停?
讓早已迷失的心被安慰一下可以嗎?




(3)
站在舊區的一角,舊物仍在,人面,卻早已全非。
思想似是想起兩個人穿梭商場的幸福;
而理智卻拼了老命似的不停刪掉那些老記憶。
強裝的堅強,原來不過是外表的華麗。




(4)
一個人的下午茶,
街外的細雨、手邊的綠茶拿鐵與輕鬆的新世紀音樂仿佛交錯創建起一場歐洲式的閒適感覺,也似是淡化了對另一個人的依戀。
淡淡的茶香,讓人明白,某些事、好些人,並不會如期盼中的劇情發展下去,自己的心情,在某程度上,也總是要學會淡淡然的去看著故事的終章。
將自己抽離,想像眼前的光影不過是場電影片段,也許就是這場下午茶過後所學會的東西。
冷不防的水點滴在手上,染壞了那轉好了的心態,水點似是街外的微風細雨,卻原是眼裡的狂風淚落。




(5)
都市的天空每夜都總有無數的Call-in交集著,
永恆的情感問題,總是一個接一個,叫人想逃卻逃不過。
要是說情感的終極也要叫人受傷,
那還有什麼可以留得下來,而叫我們相信呢?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