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些有關最近的五份體驗…

(1)
聽不見的,都已聽見;
看不到的,都已看到;
到不來的,都已到來。

反正求亦求不得、趕又趕不了、躲又躲不過,就只得去安然的接受,眼前的事實。




(2)
電話,早已成為陌路人,
它躲在角落裡,冷冷的,一言不發。

書桌,灰灰的帶點昏黃,
了無生氣的,慵慵懶懶,蓬頭垢面。

窗帘,半卷半掩掉下來,
背後窗子映出寂寞雨點,天雨無心。

床沿,無心的人半躺著,
灰塵勾不起昔日的光彩,往昔如煙。




(3)
現實的悲傷,總如夜歸人輕扣門扉般的,不請自來。
眼下的寂寥,總是愛闖入無眠者的心扉,熟門熟路。

在書桌前、在床沿上、在窗帘邊,隨意停留。
還在不知不覺中,倒空了熱水壺,填滿了煙灰缸。




(4)
*恨情的人就在這裡殺死.殺死整個下午的蒼白.蒼白的雙腳蹂躪瓷磚邊的花朵.花朵無聲的被泥巴淹沒.淹沒以後獨遺下那失色的情緒.情緒就如隔夜的殘脂污穢.污穢的回憶叫人找狂.找狂的人於廉價煙草中找到暈眩.暈眩的感覺令人更加恨情.Repeat*




(5)
既然來處也是去處,去處也是來處。
那麼去與不去,你都總要在兩邊,不停的走。
有人說愛情,左邊是傷痛;右邊是寂寥。
那麼不停的走,是否反映了你:追愛而怕受害的心?

在一段長久沉默結束了以後,我覺得:不是快感也不是痛心;不是懮患也不是拯救。
就有如前述:求亦求不得、趕又趕不了、躲又躲不過,我也得把持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