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二零一零

〝每個吻,其實都包含著一個包袱。〞



讓我用一個似是言者的樣子,不包裝也不修飾的去告訴你:最清楚自己內心的,其實就是你自己,別人可以以為你很無知;也可以認為你很不理性;更可以認為你不過是個呆瓜子,沒有關係,這不過是多面的人性當中的某個表現,似演戲,你可以將自己包裝出一個希望別人想見得到的樣子。

只是,骨子裡,最清楚自己的,是自己。尤其是當人歷經過生命當中千山萬水的起伏,或簡單如看著一場沒有結果的感情結束了以後。

我沒有資歷去討論有關生命的大起大落,我明白,我沒有經歷過。而對於感情,我想,我還可以素著一張臉去跟你說:每個吻,其實都包含著一個包袱。

承認吧,自己不過是一件感情動物,隨時隨地都很容易的被征服,這是理性與感性的戰爭,或不過是一紙証明的單薄。十年多的感情,我可以說感性已經打敗了理性,了無目的的去認定與你的感情關係,或是用別的東西去忘卻你所謂的生活忙碌而無法找多些時間來伴我等等。

似甜點的感性,總是一次又一次的令我相信自己是需要人保護,以為愛才是快樂的泉源。所謂歡愉的過後,不過是件勉強深造與你相處的問題。

然後,在朋友的討論間見到你的兩個 Facebook 帳號、熱烘烘的 Grindr 相片、以及上線不斷的 Fridae ,理性的最後戰爭,終極開展。

作為同道人,我明白有些時候我們都會濫情縱慾,我明白,因為如前述,我亦不個是件感情動物。對於感情、對於情人,自己的心態是自己才會最明白清楚,底線,是存在的,只不過被太多甜點包裝紙覆蓋著,讓人視而不見而已。在感性的陰霾開始散去以後,方才發現,原來你早已超越了我的底線。

對於你這樣的明目〝偷食〞、或開展新一份的感情,我可以激動、可以厭惡;可以大罵、可以質問,只是我沒有,我只有用電郵,用 MSN ,用 SMS ,架空於一堆機器後問問你就算了。因為我明白,不管是我,或你,要是對某事定了案,不管是誰去幹些什麼也改不了。因為:最清楚自己的,是自己。

當明白自己要的依賴原不過是多餘的事宜以後,你去愛誰、同時要去搞誰也不再是件需要我去上心的事情。

早上去整理花壇的時候有一種覺悟,人有時候是活得像顆樹,順乎自然的去活。對事,不去想最終能或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發展去;對人,簡樸一點別去相信這個世界會有一個 Mr. Right 會為你帶來幸福;對生活,不要只是哀悼快樂最終會結束,而是去想對我的智慧會帶來些什麼好處。以一種比平常心更平常心的態度去處生。我想,對誰也好。

是以眼下我可以素著一張嘴臉(即使內心狂風暴雨)跟你說:你看到的,不過是我一場表演。因為最清楚自己的,就是我自己。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