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寂寞

眼前,看到的只有一層霧
淡淡灰灰的,填滿記憶的長巷
耳蝸傳來低沈的新世紀樂聲
九十年代的感覺,相擁於大街的快樂
慢跑於霧意更濃的街角,小情侶的影子似是而虛的於眼角走過
斷斷續續的,拉扯著我胸口的鬱結
一團黑影自迷霧中躍出,是自己,光環不再、滿腹寂寞






阿華.阿華網頁

愛上你(第幾次)

冷不防的一場午後雨,站在咖啡店的屋簷下,你撐起了雨傘,陪著我,無聲的漫步於街頭。聽到看到的都是城市的雜聲與光影,然而腦海中漂浮著的全都是與你在以前發生過的事,兒時的回憶、孩子般的愛情。

你說:重新再來可以嗎?我沒有回答,只知道這一場的午後重逢,感覺複雜。當時,為何我們會分手收場?

努力的在腦袋裡尋找別的東西,去推翻往事歷歷。



還記得相處的頭幾年嗎?我倆總是為那些毫不相關的事而互不相讓,痛苦的經歷令我不禁反思為何相愛。故事在仍未步入中段就已經結束,兒時的情事就任它深埋於心底。

往後,偶爾從朋友口中知道你的消息,明白你已有新的感情,在你的背影裡仿佛已不見前事點點。要是你能忘記的,那我想我也可以。

然後又去問自己,我到底有沒有這種遺忘的能力。年復年年。你的聲音又在我的身邊出現。

這一次,小心翼翼,走過的每步都計算的清清楚楚。只是,了無目的的思念、眼下無雲的寂寞,看似獨立卻又脆弱的心靈,在不能自己的情緒下,再次愛上你。

再次的相處,分歧的事仍舊,只是兩人亦成熟了點,明白互不相讓與指責是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沉默,就偷偷摸摸的,駕馭著兩人的感情。

你的浪漫、你的冷靜、與你永遠都說不定的感覺,我又再次禁不住的去問自己:何為相愛的定義?睡同一張床、穿你的汗衫、收拾整理居室點點、如數家珍的於好友前點算你的總總。脆弱的心靈就會被這些那些填滿修補好了嗎?

沉默,仍舊偷偷摸摸的,駕馭著我與你的互動。這一次,在故事走過中段以後,又結束。

朋友們總是喋喋不休去開解我的情緒,有關你走了以後的點點,不管我如何不去知不去打聽,最終也會流入我的耳朵內。

回望那時候做的決定,其實最終也會敗在時間沙漏當中。原以為自己可以在半路中途忘了你就此就一個人的過下去,可是當每一次從朋友的交談間聽到你的名字,就有如用細針去剌我的軀體般,剌痛著我的心頭。

在大雨中,輕拉著你的手,我明白什麼叫不能自持。當曾經於不同的年紀體驗過你的好你的壞你的浪漫你的冷靜你的野蠻你的貪心以後,我想,也許每一次分開,其實各自都留有一個伏筆。

好讓你在下一次,乘虛而入。




阿華.阿華網頁

完美

缺憾,原不過是過份完美的追求。

需索無窮。



清晨的陽光,疏疏落落的透過濃密的竹林樹木,傾灑在長滿清苔的山岩上。那天,與你慢走在山林的小路。

昨夜留下的露水,隱隱約約依戀著殘餘的叮嚀與氣息。今天,我一腳高一腳低踩過那時走過的小路。

回味,完美的早晨。

一陣山霧莫名其妙的湧來了,轉過身的你叮囑我要跟著你走過的每一步,我沒有細想,只會享受被你安排好的,所有事。那些年,好日子。

霧過以後,以為更美的就在前方,只是誰都不在,原來,能要到的往往不想要;想要到的往往不能要。

遺憾,永遠都要在完美的平衡點上,左閃右避。

兩人的情話,最終放任在陰涼譎祕的山風裡。聽!來了。陣陣傳來的風鳴聲,似秘密,錄播著那時的情話。

輕嘆,為何今天只有我獨自來細味?也許缺憾就是局部的完美;是以完整人生就該由不完整的片段來組成。心感缺憾亦不過是貪念太多。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