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端

忘記與回憶總是交錯在生活的片刻當中,不管你願意與否,最終亦會被印記在腦袋內。

如水點,終究會回饋海洋。

難題與答案總是重覆浮現又解那心中結,即使我不願接觸,最終亦無奈去碰那堆問題。

如海水,終究會化成水點。



今天寫的也許是不帶完美的詩意,卻是自己對日子的其中一個註腳,簡要的,將廿一歲以後的自己,十四年光景都走過以後的一份總結。

對於寫作,自這個網頁建立以後的十四年,不定期的,都會將自己的、別人的情事感觸一一紀錄下來。我沒有野心,能這樣子下去,腦袋仍有活力去感受與分享就已經很好了。

對於情事,交付了十年多的感情於今天,我可以如實的跟你說:花開過了,只是沒有結果,十四年後的自己,正式回到十四年前的自己,重新開始那尋情渴愛的過程。

有時候我想人生就是這個樣子吧,有如濃與淡反覆常在,隨禍福在,似海洋中的某個黑點,浮游不定。如能再聚的也好,至少可以讓我更用力的去擁抱枕邊人;如能放手的也好,因為我終能省下氣力的去偷閒歇一會。




阿華.阿華網頁

午後

不要再去相信誰會為你來的真心安慰,就有如連自己亦不相信睡醒後就能醫好壞心情。



寂寞它不請自來,也不請自去。過後的風景就有如雲霧下觀天,白茫茫空蕩蕩。留下誰放涼了的黑咖啡苦澀而不帶一絲甜味,遺愛的味道。

這是個不會因為誰的這些那些而暫停的世界,至少你亦沒有因為誰的某點那點而放緩緊湊的步伐。

在數愛漫罵計算討厭誰的同時,自己付出過的,又有多少?

冷眼看著誰結束著一個開始的同時,自己卻又著急地去開始著一個結束。這可要怪都會間的互動走的太快,還是說這不過是我們的宿命呢?

寂寞它不請自來,也不請自去。似感情,來與去都從來都控制不了。留下誰的冷眼呆坐看天花板,細聽著斷線的訊號聲。

鏗鏘的空虛,不盡是驀然哭泣的傷感;自顧而去的一瞬,也不一定是如花墜落。感情有時不如是非黑白般的簡明,以往認知的種種,當人處身其中,其實,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灰色的衣著,也許正好反映眼下的心情。

寂寞它不請自來,也不請自去。它推動著午後漫長,也推痛著內心的一扇旋轉門。




阿華.阿華網頁

荒廢

閒花野草開遍地,眼前看到的是一座幽暗荒廢的花園;碎石灰泥灑滿巷,耳邊傳來的是那陣陣低沉的悶雷聲。
廝守殘破的苔牆,感覺似是情感破落以後的光景;呆望一池的野荷,觸角似是抓住相愛那時的溫暖。

熟悉、陌生,擁有、失去,好淒寂的一片寂靜。



驟雨於冷不防的心理當中灑下,落在臉上,留下的,似淚痕。驀然醒悟,這些年來的不歡,激不起眼窩內的淚。曾經經歷過的,就有如眼前的這個花園,都總算是曾經光彩過。

抬頭對著老樹探問,這裡是不是曾經有過一株薔薇?是不是曾經有過一棵棗樹?是不是有一位少年曾經為我摘過棗子?而我是不是曾經將那未乾的水墨畫回贈那位少年?
老樹就這樣站在那兒沒有說話,只有雨點在那枝葉間流下來,洗刷著我受傷的心靈。

可恨那場驟雨不夠滂沱,沖走了想要的,卻留下不想要的,記憶。




阿華.阿華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