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島

斜陽半落,染紅眼底的灰白。
浪花起落,舞動腳下的神經。
微風吹送,冷卻額上的汗珠。
月光初上,平靜心靈的狂亂。



直到天穹都蛻變成深靛色布帘,幽幽的、懶洋洋的,用冷靜的天地將都會生活印記在腦袋內的總總遺忘;直到森林都幻變成深赤色房間,幢幢的,熱烘烘的,讓熱切的氣氛將感情生活當中的不完美暫放在身後。

步入更深的森林中,只為了夢裡的翅膀,用露天炬火,於葉隙間捕風捉影,窺探那正在吹奏魔笛的精靈。

黑夜慢慢的從後提著一盞燈跟隨著,似心傷後的靈魂,迷走於五光十色的城市之間。

對岸的閃光似昏黃後招魂的路燈緊跟著我步伐,閃光因步伐穿越而盞盞熄滅,直到戍守海岸的燈塔都快要陣亡,我離開森林,獨自潛入更荒蕪的海峽深淵,尋找別的,位處於孤島以外的,關於情事的某些傳說...

精靈在笑,似在說:又一個迷失的心靈墮落於夏夜孤島的深淵內。




阿華.阿華網頁